飞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每天三次狩魔副本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需要我发誓吗?
    猎人们看得久了,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
    很多人缠着老乔,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解释,但老乔只是打着哈哈搪塞过去,半天不说一句话。
    至于那些着急的猎人,刚想做点什么威胁老乔,就被他像是未卜先知一般瞪了一眼,气焰顿时软了下来。
    酒馆中开始保持起诡异的沉默。
    猎人们看着显示板,思考着自己未来的安危。
    正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叮铃一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拉了过去。
    走进来的人看了一眼周围,所有猎人被那目光触及后,都微微一颤,收回了好奇心。
    只有老乔若无其事地抬起头:“海妮回来了,这么快?任务完成了?”
    走进来的海妮点点头:“成功了,最难的击败杰的那部分很巧合地成功了。之后的说服稍微花了点时间,不过他还是很明理的,最后还是选择了跟过来。”
    白齐和梅里亚跟在他身后,见到老乔时,白齐冲他挥了挥手。
    老乔看了一眼白齐,笑道:“我早就说过,要劝服这小子,可不会太容易。他可是我酒馆里打牌最厉害的。”
    海妮不大明白他口中的打牌和这事有什么关系,只是正常回答道:“花了一张契约卷,和他定下了一些约定,才好不容易让他答应跟过来。”
    “契约卷?这份代价可不小。”
    “现在这个时候,任何精英猎人级别的战力,能拉就拉。”
    “精英猎人!?”
    老乔有些惊讶,上下打量起白齐:“他才成为预备精英四五个月吧,这就已经是精英猎人了?”
    “他的战绩比你想象的要厉害,”海妮看了一眼周围的猎人,全都在佯装无所事事,其实各个都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对话,“详细的事情回头慢慢说吧。”
    “好。”
    老乔指了指酒馆的后门:“去吧,祝你们一切顺利。”
    “你不跟着一起吗?”
    “我走了,谁来看着酒馆?”
    老乔指了指乖乖坐在原地不敢动弹的酒客们,笑着对海妮说道。
    海妮无奈,她也不明白老乔为什么这么不来,明明接下来的事情比看店什么的要重要得多。
    但老乔并不是她能指使的人,且长期以来的熟悉让她也知道这是一个死脑筋的人,根本无法说服。时间紧迫,便只得点点头,带着白齐走出酒馆的后门。
    酒馆的后院中,海妮将地上的一个水缸推到一边,显出了一条密道。
    “走这里。”
    说完,海妮径直朝密道中走去。
    白齐和梅里亚跟在她身后。
    进入密道后,通道旁边的魔力灯像是自动反应一般亮起,而背后的密道门却又重新被什么机关推回了原位。
    白齐在光线昏沉的通道中行走,回想着海妮之前对他说的话。
    “你若是想这样带着这个女法师离开,恐怕未来你会后悔的。”
    “为什么?”
    “法师中出了她这么一号人物,猎人高层是绝对不会留她性命的。”
    “说清楚一些,我需要知道我曾不知道的才能做出判断。”
    海妮当时看起来有些为难,倒不是因为不想告诉白齐真相,只是单纯再让她描述这些事情一次,她有些难以承受。
    “好吧,我只说一遍,”她说道,“魔力的副作用,你了解多少?”
    “魔力会随着时间慢慢影响猎人的心智,会导致猎人丧失野心,生活变得昏昏沉沉。如果有强烈的执念,则可以在魔力的影响下保持本心。”
    “很好,那你知道猎人彻底被魔力腐蚀后,会变成什么样吗?”
    “还不清楚。”
    白齐在这一刻有些紧张,他马上便要知道魔力的副作用到底能如何影响猎人了。
    海妮沉吟半响,才缓缓说道:“猎人在魔力的影响下,会随着时间慢慢失去斗志,失去上进心。再接下来,便会丧失欲望,直至最后,丧失人心。
    那时的猎人,便会成为一个空壳,一个傀儡,完全没有属于自己的心智。”
    坦白说,白齐已经猜到了。
    被魔力影响深了的猎人,下场绝不会有多好,变成傀儡什么的,也只是在他的想象之中。
    不过,有一点让他感到奇怪。
    “傀儡?”他皱眉问道,“为什么是这个词?”
    “因为猎人公会的高层掌握控制这些空壳猎人的手段,”海妮说这句话时微微咬牙,“在控制之下,他们就如傀儡一般,会完全听从高层的命令。
    而且,空壳猎人的寿命是无限的。”
    轰。
    两个信息,让白齐的脑海炸开了。
    高层,能控制失去心灵的空壳猎人。
    而空壳猎人的寿命无限。
    两者相加在一起,顿时让他生出了许多不好的联想。
    海妮没有给他联想的时间,直接告诉了他现实的情况:“高层利用这种手段,随着时间控制了数百年所有失去人心的猎人,以此巩固他们自己的权力。为了保证未来新的空壳猎人源源不断,他们是绝不会去解决魔力的副作用这个诅咒的,也绝不会放任有人能去解决。
    梅里亚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必杀之。”
    白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皱眉问道:“高层,为什么要这样做?大家都是猎人啊。我的意思是,高层作为猎人,难道就没有相应的魔力副作用吗?”
    海妮遗憾地摇了摇头:“没有,高层是所有猎人中的唯一特例。也许他掌握了这方面的秘诀,但并不愿意透露吧。”
    “为什...等等!你刚刚说的是‘他’?高层只有一个人?”
    “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海妮的脸色微沉。
    她的胸口开始起伏,眼睛微眯,一股杀气慢慢透露出来:“克服了魔力的副作用的猎人,也克服了自身的寿命限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像空壳猎人那样长生不死,但,据说已经三百多年了,他一直活得好好的。”
    无尽的寿命。
    以及数百年累积的空壳猎人这样的力量。
    被掌握在一个人手中时,将会是怎样的恐怖?
    “但,为什么他还要限制猎人的权力?让平民厌恶猎人?我一直以为他是在磨炼猎人们的信念。”白齐皱眉说道。
    “这个嘛,一方面,因为猎人在这个环境下确实会受到历练,能在被魔力完全腐化前变得更强。另一方面,他自己已经有足够的权势了,不需要手下猎人有多大权势。
    名为猎人公会会长,实际上却是整个人类的操控者。”
    事实的冲击太大,以至于不像是真实,白齐微微退后一步。
    “你说的是真的?”
    “之所以猎人被一直厌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贵族是此事的知情者,对猎人便有了下意识的厌恶。他们认为猎人是一群注定会成为傀儡的活死人,所以格外厌烦。贵族是平民的先驱,导致平民也渐渐如此。
    长久的历史进行下来。贵族慢慢地忘掉了猎人的秘密,或者说,老牌贵族都被用各种方式清理掉了。新的贵族却仍然保持着这个传承,猎人便成为了全民唾弃的对象。”
    “我有些接受不了。”白齐脸色略显苍白。
    “需要我用什么仪式还是契约书发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