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 第565章 好后娘觉醒了(三十)
    “对啊,都交给你!”
    顾长征却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我把整个家都托付给你了,咱家的钱自然也该交给你保管!”
    让管家却不给钱,这不是对待妻子,而是找保姆呢。
    顾长征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他早就说了,他是真想跟尤文秀好好过日子!
    既然是夫妻,那就该相互信任、相互依靠。
    顾长征把存折、现金还有一大堆的票据都推到了尤文秀跟前,“收起来吧,以后啊,你就是咱们家的管家婆咯!”
    许是昨夜是新婚,顾长征体验到了人生最大的快乐,向来内向、严肃的他,竟也难得的说了句俏皮话。
    “好!好!!”尤文秀满心酸涩感动,她没有多说什么,微微颤着手,将存折等都收了起来。
    不过,她嘴上还是不忘表明:“你放心,我、我一定管好咱们这个家!家里的每一笔开销,我、我也会记录清楚!”
    梦境里,大字不识的她,为了记账,硬是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汉字。
    十几年下来,她写满的账本就有一大箱。
    “都随你!反正钱给你了,你安排就好!”
    顾长征却摆摆手,他一个大老爷们,哪里会管这些琐事啊。
    反正只要媳妇把家照看好,养好孩子,其他的,他都不会在乎。
    多花点儿就多花点儿,钱花光了,他想办法再赚,反正他不会让老婆孩子挨饿受冻。
    “对了,我、我这儿也有些钱!”
    将存折塞进一个铁皮饼干盒里,又把现金和票据夹在账本里,尤文秀似是忽的想起了什么,跑去二哥二嫂给她陪嫁的大木箱子里翻找。
    好一会儿,她拿着一个手帕包走了回来。
    将手帕轻轻揭开,露出一打崭新的大团结和一把花花绿绿的票据。
    “这是你二哥给的嫁妆?”顾长征有些好奇,他知道尤家兄妹感情好,但还是没想到,尤文耀对于这个亲妹妹会这般大方。
    这年头嫁闺女,父母能给准备些被褥、碗筷就算是很疼爱女儿了。
    而尤文耀作为一个哥哥,不但给妹妹准备了两床簇新的棉被,还陪送了一口大木箱和一张缝纫机票。
    那缝纫机票多难弄啊,尤文耀能够弄来,肯定费了大力气,这已经不单单是钱的问题了。
    这样的嫁妆已经非常丰厚了,顾长征没想到,尤文耀还给了钱。
    “不是,二哥二嫂倒是想给我一些压箱底的钱,但我没要!他们已经给我够多了,我难能还要钱啊。”
    尤文秀将那些钱和票据摆好,语气中多少带着一丝自豪:“这些钱和票,都是我赚来的!”
    “赚来的?”顾长征虽然看着沉默寡言,似乎像根木头似的,其实脑子很聪明。
    他回想了一下侄子和养子曾经说过的话,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你是说你弄的那些干货?”
    尤文秀点点头,“对啊,风干兔肉、野猪肉,木耳、蘑菇等干货,还有晒干的蛤蜊肉、扇贝肉,熏制的鱼肉等等等等,这些都能换钱呢。”
    说完这话,尤文秀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不安的表情,“那、那什么,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我——”不是特意拿去卖钱。
    不等尤文秀解释完,顾长征已经打断她的话。
    他倒没有责怪尤文秀“投机倒把”,也没有怪她胆子太大,而是善意的提醒:“以后这种事儿,小心些,实在不行你就交给我来弄!”
    他一个大男人,不管是人脉还是办法,都比尤文秀一个妇道人家多。
    遇到危险,他也更有能力保全自己。
    尤文秀听他这么说,心里愈发熨帖。
    哥哥说的没错,顾大哥果然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她又忍不住想到了梦里,在梦中,她没有遇到魔主大人,自然也不会打猎、做美食。
    她就是个一心一意先把日子过好的寻常家庭妇女。
    刘耀华的工资也不低,他还不用贴补战友家属,但刘家老家还有一大家子的拖累啊。
    每个月,刘耀华的工资有一半都要寄回老家。
    而刘家呢,四个孩子,两个是十来岁的半大孩子。
    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刘建国和刘建军吃饭就跟打仗一样,家里有时候真的不够吃。
    尤文秀把几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骨肉,不忍心看他们吃不饱,便偷偷在山里开了两亩地。
    结果刚收割了一茬,就被刘耀华发现了。
    刘耀华那叫一个愤怒啊,什么这是耽误他前程,什么这叫挖社会主义墙角,什么果然是个农村人就知道给男人惹祸。
    尤文秀被喷得如同狗血淋头,更是险些被刘耀华赶出家门。
    还是尤文秀拼命哀求,几个孩子也还没有彻底丧了良心,帮着一起求情,这件事才总算过去。
    那时尤文秀还觉得自己果然没用,啥都不懂,差点儿毁了自家男人的前程。
    她只顾着自我否定、自我责怪,却忘了去想,她会去偷偷种地,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养活刘耀华的孩子啊!
    “……算了算了,不能再想了,反正我这辈子没有嫁给刘耀华,我已经和顾大哥结婚了,以后我就好好的跟他和孩子们过日子!”
    尤文秀晃了晃脑袋,决定不再去想梦中的种种。
    她的人生有了崭新的开始,梦中的一切,早已跟她没有关系!
    虽然感动于顾长征的有担当、有责任,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清楚。
    “我没有拿去卖钱。这些东西,我原本是当成土特产给姜家的几个亲戚寄过去的。”
    尤文秀看着那些钱和票,眼底闪烁着骄傲与满足,“但他们却觉得不好总收我的东西。起初还是给我回寄一些衣服、麦乳精和罐头什么的。”
    除了衣服,那些吃食尤文秀根本就舍不得吃,她都留给两个侄子和姜母吃。
    姜母把这个情况偷偷写信告诉了儿子和亲戚们,并暗示他们:以后要不就别送东西了,索性给钱吧。
    如果寄的东西少,还能当是亲戚之间的情谊。
    可寄的东西太多,还值些钱,亲戚间就不好装糊涂了。
    而且姜母也从儿子那儿知道,尤文秀寄过去的干货和辣椒酱,非常受欢迎。
    他们的一些邻居、同事都拐弯抹角的想给姜家“换”。
    既然都要“换”,索性就都跟尤文秀“换”。
    “姜家婶子说了,我这不算买东西,我给姜家寄一些土特产,是亲戚情分;而姜家的亲戚们知道我困难,送给我一些钱和票据,那也是亲戚情分。”
    绝对不是什么投机倒把哟!
    尤文秀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顾长征忍不住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