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猪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嫁给权臣后的娇宠日常 > 第511章绝不食言
    一盏茶的时辰后,沈念安默默跟在裴寂身后走进了那间小屋。
    桌子上放着一只食篮,盖子打开后,裴寂从里面端出了一碗热粥。
    “我听说你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这是我让人做的瘦肉粥,照着你在东离的口味做的,你喝一点。”
    沈念安垂眸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肉粥,眼圈渐渐泛红了。
    裴寂叹气道:“念安,这不是你的错,人各有命,你救不了所有人,不要把所有过错都往你自己身上揽。”
    他真怕她有一天会撑不住。
    明理堂的人身陷陷阱惨死时,她责怪自己。
    如今浣衣房的小宫女死了,她依旧认定是她的错。
    可世事无常,这世上有很多事都不是她能提前预料到的。
    “念安,你要学会放过自己。”
    沈念安闻言,缓缓抬眸看向他,泪水无声从眼角落了下来。
    “不,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以为这世上是有公道的,我以为只要把所有事情都讲明白了,就不会连累无辜人,可原来根本不是这样的!
    都说深宫险恶,可如今我才知道,那些上位者居然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取走一个人的性命!”
    裴寂抿着嘴没说话,过了许久,他才望着她的脸缓缓启唇。
    “那你想如何?”
    他果然是最懂她的,知道她绝不会这样算了,不然也不会问出这种话。
    沈念安攥紧双手沉声说道:“既然有人做错了,就得拨乱反正,让所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些上位者可以不在乎珠玉的命,但我必须要让他们明白自己错了!”
    裴寂凝神听着,缓缓握住她的手腕。
    “我帮你。”
    沈念安抿唇点头,她现在确实需要他的帮忙,毕竟这是燕北王庭,有些事情单靠她自己是做不到的。
    其实她心里早就有计划了,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同裴寂说了自己的计划之后,她便离开了,但并未直接回浣衣房,而是转道去了紫宸宫。
    彼时的紫宸宫内,宇文真坐在桌前看着满桌子的山珍海味,根本提不起胃口。
    华笙见宇文真食不下咽,猜测道:“五皇子是在担心沈姑娘?”
    “是啊,都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宇文真搅着碗里的粥默默叹了口气。
    他刚收到消息的时候也惊呆了,倒不是可怜那婢女,毕竟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是谁。
    只是听闻小堂主居然打了明若,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明若虽是国师身边的婢女,但在宫里却是可以横着走的人,若非国师器重,她又何来那么大威风。
    只是万万没想到小堂主竟敢为了浣衣房的一个小宫女和她动手,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国师最后居然放过了他。
    这反而让人看不明白了,小堂主打了明若,就是在打国师的脸,国师怎么还放了他呢?
    还是说国师还留着什么后手,就等什么时候给小堂主致命一击?
    宇文修慢条斯理地喝了口粥,见他拧着眉一副担忧之色,便放下勺子缓缓启唇。
    “既然那么担心他,何不去浣衣房看看。”
    宇文真却犹豫着摇头。
    “还是不去了吧,他这会儿肯定很烦,若是看到我,估计就更烦躁了,我还是不去触他的霉头了。”
    哪想话音刚落,殿外突然传来了护卫的通传声。
    “五皇子,浣衣房有个小宫女求见。”
    宇文真闻言,当即挺身坐好。
    浣衣房的人?
    难不成是小堂主?
    想到这儿,他忙放下勺子飞快跑了出去。
    宇文修却轻摇着头,眼底一片晦色。
    那小堂主这时候来找阿真,必然是有事相求。
    但他毕竟救过他们,若不答应,反而显得他们不仁义了。
    但愿小堂主让阿真做的不是什么危险之事……
    殿外,宇文真屏着一口气跑到紫宸宫门口,见沈念安低着头在石阶下站着,忙走上前去。
    “小堂主,你怎么来了?”
    沈念安抬眸看他,开门见山道:“五皇子先前说过会报答我,这话还算不算数?”
    “自然算!”宇文真毫不犹豫地点头,“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尽管开口,我定当万死不辞!”
    沈念安抿唇道:“我不用你做什么危险之事,只是想让你配合我演一场戏罢了。”
    宇文真闻言,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演戏?”
    沈念安轻轻点头,“没错,就是演戏,演一场足以让一个人亲手把她送进地狱的戏。”
    宇文真一知半解地摸摸头,想让她说的更明白些。
    待沈念安沉声说完,他才恍然大悟,继而关心了两句。
    “浣衣房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听闻那个小宫女和你的关系十分要好,你还是节哀顺变吧,人各有命……”
    “我知道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但珠玉本不该死的如此凄惨,谁害了她,谁就得下地狱给她陪葬!”沈念安咬牙切齿道。
    宇文真也是个主意正的,年少轻狂,只喜欢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儿。
    而小堂主又救过他和大哥,在他心里,早就将小堂主当成大英雄崇拜了,所以凡是小堂主说的事情,他更该答应。
    “小堂主,你放心,凡是你的仇人,那就是我的仇人,我一定帮你除了她!”
    “有劳了。”沈念安客气道。
    宇文真简直受宠若惊,忙摆手道:“小堂主,你千万别这么说,我承诺过会报答你的,就绝不会食言!”
    沈念安敛容淡笑,“那我明日就静候五皇子的佳音了。”
    宇文真用力点头,“一定!”
    沈念安见状,微微一笑,随后便告辞离开了。
    宇文真转身回到大殿后,连饭也顾不上吃了,翻箱倒柜的也不知在找什么。
    华笙看不过去,便走上前询问。
    “殿下,您想要什么?奴婢帮您找。”
    宇文真一边在柜子里扒拉着一边问:“华笙,父皇之前不是赏了我好多东西吗,那些俗气的金银珠宝都放哪儿了?”
    华笙闻言奇怪道:“殿下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宇文真拧着眉不耐烦道:“自然是有用才要的,你快帮我找找!”
    华笙见他生气,摇头笑笑,旋即走到另一座柜子前,从里面搬出一只小箱子。
    这箱子有点重量,打开后,里面全是珠宝玉器。
    “殿下,王上赏您的东西都在这儿呢,您看您想要哪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