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封魔将军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除妖计划
    河东府20年来一直在闹“皮影妖”之害,历任的刺史大人都常年重金悬赏,招募高人,希望能够诛杀妖邪,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妖害并未除掉,反而......那些怀着济世救民的和尚老道们纷纷殒命,一个个惨死于剥皮酷刑之下。
    谁也没想到祸根竟然是在河东刺史府内,而那所谓的刺史大人,不是傀儡就是那妖魔本尊!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人类如此,妖魔亦然!只要想通了这里面的供求关系,很多事情也就不难看透了。
    妖类修行,喜欢食人精血,而普通人的精血,又怎么能和修行之辈比呢?
    俗话说的好,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皮影妖”俨然就成了鲤鱼精在河东城里悬着的诱饵,诱骗各路高人前来送死,吸其精血,为其所用。
    来的高人道行越深,鲤鱼精得到的“益处”越多,有此一法,何须四处寻觅修者猎杀?不得不说,鲤鱼精的这个法子实在是太精妙了,抛砖引玉,让天下志士飞蛾扑火,而它只需守株待兔即可!
    不过,话说回来,它能设这个圈套,也是有雄厚的资本的,那就是人家的实力,不然......来一个真正厉害的高人,就把它给端了!其实也不能说这些高人不厉害,他们都是被忽悠了一下,关注点全都集中在了“皮影戏”上,顾此失彼,从而被套路,着了黑手。
    来的这些“高人”,也不尽然全都是人,这乌龟精就是很好例子!它和鲤鱼精过招儿,属于“黑吃黑”了,却也侧面的说明,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糊涂蛋,看不出鲤鱼精的伎俩的。
    这乌龟精就全然知道鲤鱼精是咋回事,故意打扮成一个逼格满满的老道,前来应招除妖,晚宴之上,你一言我一语,都是在打马虎眼,让这鲤鱼精以为自己真的是在山东一带修行的“高人”!
    待到入了城隍庙之后,这乌龟精巧施展幻障,假装按照寻常的套路和鲤鱼精斗法,引鲤鱼精吐出内丹,趁其不备,打开了乌龟盖儿,想把鲤鱼精的内丹直接给吸过来,偷天换日。
    然而,它误判了鲤鱼精的实力,想先扮猪吃虎的示弱,用寻常之法引蛇出洞,然后再祭出大招儿,没成想.....鲤鱼精比它还会装逼,将计就计,吐出内丹,弄了一堆臭人皮陪它玩了一会儿,周旋一番后,还假装搞了个“拉锯战”,待到玩腻之时,直接把这个老乌龟也给做掉了。
    可怜这乌龟精,算盘打的挺好,但还是计逊一筹!他会演戏,人家鲤鱼精比他还会演......
    小雨前思后想,里面的这点儿逻辑并不复杂,然而问题的关键是.....自己当如何作为呢?和之前消灭的那些妖孽相比,这鲤鱼精除了实力强悍之外,也更加的狡猾,且善于使用幻术,一屁仨慌儿,想发现它的弱点,亦不是件容易事。
    另外,它喜欢剥人的皮,这又是啥毛病呢?真的像是妖幻中所显像的,利用这些皮当伥鬼,作为打下手的“马仔”吗?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啥不多弄点?何以20年的时间,只是剥了一千来张人皮?
    胡老汉说,这“皮影娘娘”所害之人,大部分都是青年男女,且长相俊俏,但也包括老头老太太,还有小孩,完全是为了满足“皮影剧情”的要求,必须有青衣花旦,奶油小生,以及老生老旦......难道说,这刺史府幻障之下,夜夜笙歌,每天晚上也在“唱大戏”?
    尽管依旧是迷云重重,但较之前.....案情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皮影妖”的祸根魔窟,正是在那刺史府之内。那所谓的汪大人,或许只是一张人皮傀儡,而一直毫无头绪的鲤鱼精任务,也有了眉目,不用再大海捞针似的寻觅线索了。
    虽然,这一切的推测和之前想象的蚂蚁妖一样,都还只是猜想!但小雨相信,这一次应该十拿九稳,错不了了。
    另外,对于之前,纸老鼠在胡老汉家中所看到的一切,小雨亦有了新的“解读”。
    那颗妖丹,就像是探照灯一样,高高的打起,扫描辐射整个河东境内,照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有可能晚上“唱大戏”。胡老汉家中四壁,白光背景墙突然亮起,正是那妖丹“探照灯”的聚光之威!至于“荧幕”上演绎什么内容,则是鱼妖分门别类,早已编排好的剧本。
    亦或者说,不存在什么剧本,妖瘴之术利用人心之中最脆弱的敏感点,见缝插针,自动生成了各种套路环节......
    至于说,人皮是怎么被剥掉的?这就像是隔空取物一样,妖光所照之处,自行剥离,然后通过妖光的传送,被“穿越”回了刺史府。
    小雨从神龛案台上钻回了虞君石窖里,伙伴们一个个都紧张悚然的看着他,方才......通过同心符的分享,他们也都观摩了整个战斗的过程!
    “朱大哥,原来.....那个天岳老道,竟然是个大乌龟,那俩孩子,居然是石头变成的!”上官月一脸惊骇。
    “它们碎裂后,那石像肚子里流出来的黏糊糊的东西是啥呀?又红又腥,味儿都飘下来了......”鱼娘子皱眉道。
    “朱兄,你不是说.....你的这身儿地煞战袍,可以屏蔽妖瘴吗?怎么.....我们通过同心符所见,这.....城隍庙殿宇内的情形,不像是真实的画面呀,完全是处于妖瘴之中,”司马阳一脸的不解。
    看着伙伴们一张张满是不可思议的脸,小雨微微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从何说起,他思考了一下,沉吟道:“咱们潜入地下隐藏,是无比正确的选择,如果还住在客栈里,虽不至于说一定会被那妖魔所害,但也是在它的死亡妖光的监视之下!在灭掉这个畜生之前,我等切不可钻出地面......”
    他顿了顿跟司马阳解释道:“司马兄,虽然我栖身于虞君的石皮之下,能够亲眼看到城隍庙正殿中的情形,但是因为地煞鹿皮的斑点妖眼,无法暴露出来,所以......亦是处于幻境中视物,不可能看到真实的情景,但尽管这样,还是向我们透露出了大量的信息。”
    接着,他便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的想法,听得伙伴们尽皆骇然!
    “朱大哥,你的意思是......这汪大人,原来是个妖怪!那颗亮闪闪的像是金星一样的光点,就是妖怪的内丹?悬在刺史府的上空!”上官月骇然道。
    司马阳也感到无比震惊,唏嘘问:“朱兄啊,你确定.....没有盘算错,真的是在刺史”
    小雨点了点头:“没有算错,确实是在刺史府的上空,瞅着它照耀幻境山坡,呈现出的街道墙垣,对应换算的高度,应该是悬在空中八九丈高!”
    唐朝的一丈约是三米六,八九丈也就是30多米高,确实犹如一座灯塔!
    他顿了顿继续说:“至于这个汪大人,我倒是觉得......他大概率是妖孽的傀儡,纯粹一个代理人的身份,真正的本尊,另有藏身之处。要想获悉刺史府的真实情况,靠纸鼠肯定是不行的,必须我亲自去侦查!”
    他话音刚落,突然,虞君石窖外面,之前挖出的地道中,传来了哗啦哗啦流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