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配拒绝当炮灰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药奴3
    秦妙妙立刻激动起来:“你胡说什么?我不要退亲!欧阳清是我的未婚夫,名剑山庄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这么做的!”
    姜蝉轻笑:“那我就等着名剑山庄的人过来。”
    她看了一眼秦无咎:“我记得药王谷和名剑山庄是在十年之前定下婚约的。怎么就这么巧?前脚你们定下婚约,后脚萧家就灭门了?”
    秦无咎的眼皮子颤了颤,他看着姜蝉,忽然沉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姜蝉捻了捻手指:“不着急,总要把人一个个地揪出来才行。我刚刚就说过了,我不滥杀无辜,可是欠了别人的都是要还的。”
    再次听到姜蝉说她不会滥杀无辜,药王谷的小弟子们都松了口气。看他们要出去,姜蝉扔过去一个小瓶子:“为了确保你们不会有去无回,这是断肠丸,若是一个月之内你们没有回来,就会肝肠寸断而死。”
    “你们可以选择不吃,但是不能离开药王谷半步,以后药王谷的医书也不会向你们开放。”
    一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接过药瓶:“要是我们按时回来了,您会给我们解药吗?”
    姜蝉轻笑:“如果你们把该带的人带回来了,我自然会给你们解药,我说过,我并不滥杀成性。”
    “好,我相信萧大侠。”
    男人干脆利落地从瓷瓶中倒下一粒药丸子,剩下的十九个弟子,除了一个最小的弟子,其余十八个全都服下药丸,冲姜蝉拱了拱手后就离开了。
    药王谷里顿时就剩下秦无咎和秦妙妙父女,还有那个刚刚十一岁的小童子。至于药奴房,只剩下一个药奴活着,可他的身体也被经年的毒药侵袭了大半。
    将秦无咎父女关到药奴房,姜蝉顺手将之前的药奴提了出来。他大约在三十上下的年纪,瘦地跟虾米似的,全身骨肉嶙峋。
    姜蝉叹了口气,冲小童子林源招了招手:“按照这个药方,一日三次地给他熬药,别给我耍什么小手段。”
    林源眨着大眼睛:“知道了,萧大侠。”
    他也乖觉,姜蝉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药王谷在东方,而名剑山庄却在南方,萧家算是在这两家的中间,这两家是如何联系上的?按理来说应该瞒不过萧家的眼线,除非他们是暗地里联系。
    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姜蝉唇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意。在看到萧胜楠沉睡的灵魂的时候,姜蝉垂下眼眸。
    这是非常少见的情况,萧胜楠是她见过的最虚弱的灵魂了,没有之一。从来到这个世界后,萧胜楠就陷入了沉睡,一直都没有恢复的迹象。
    肉体的伤势姜蝉可以弥补,但是灵魂的伤势姜蝉无计可施,只能够萧胜楠自己慢慢地恢复。还不知道萧胜楠什么时候会苏醒,难不成还要十年八年?
    就算她将秦无咎父女送入了药奴房,萧胜楠的意识也没有清醒,由此可见萧胜楠的灵魂虚弱到了什么样的状态,这么大的举动都没有刺激到她。
    姜蝉叹了口气,慢慢来吧。她有的是耐心,就看谁能够笑到最后了。
    按照当年秦无咎的所说,他听说萧家的天罡拳法是能够突破先天的武学秘籍,所以才想要找原主的父亲萧鼎借来一阅。
    可秘籍是多么吸引贵重的东西?谁都不愿意将自家的珍宝借给外人翻阅。更何况当初萧鼎明确说了,天罡拳法确实不能突破先天,否则萧家绵延百年,怎么会无人突破先天?
    那么问题就来了,姜蝉手指敲打着椅子扶手,萧胜楠在萧家长到八岁,都不曾听说过天罡拳法的厉害之处,秦无咎是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的?
    她也查探过秦无咎的修为,秦无咎也就是堪堪后天五重的修为,在后天八重修为的姜蝉面前,那根本就不够看的。
    所以这其中肯定有内情,可惜秦无咎的嘴巴严得很。没关系,她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和时间。
    在这个世界,只要她修为上去了,她会活地比谁的时间都长,她倒是要看看,都是谁在背后搞小动作!藏头露尾的东西,别让她抓到小尾巴!
    时间飞速流逝,从药王谷出去的小弟子们陆陆续续地回来,他们或多或少地都带着秦家人。姜蝉没有直接见他们,而是让这些弟子们先将他们安顿好,总要等人都到齐了再说嘛。
    这些弟子也是活命心切,个个出去后嘴巴都闭地紧紧的,秦家人问起来,他们的统一口径都是谷主召集大家有大事要交代。
    随着最后一个秦家人的到来,秦家包括秦无咎和秦妙妙父女在内的一百一十五口人全都齐全了。
    药王谷的大厅真大啊,容纳了一百三十多人都绰绰有余。此时这些人都坐在一起,熟悉的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
    “四哥,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托你的福,甚好甚好,不知此次家主紧急召见我们所为何事?”
    “我们也不知晓,但是看弟子们郑重其事,我们也就赶紧过来了。不知四哥可曾听到什么消息?”
    “没有啊。”
    看着大厅里四处攀谈的秦家人,姜蝉眼里划过一丝冷意:“把秦无咎和秦妙妙带上来。”
    一高大的身影从姜蝉的身后闪过,随后就不见了踪影。这就是当初药王谷幸存的那名药奴,因为他不愿意吐露自己的来历,姜蝉就另外给他起了名字叫做萧远。
    看萧远提着秦无咎和秦妙妙过来了,姜蝉挑眉:“进去吧,戏台子已经搭好了,也该咱们上场了。”
    萧远默不作声地跟在姜蝉的身后,提着秦家父女的手紧了又紧,恨不得立刻就将这两人正法了。
    看姜蝉进来后直接在主位上坐下,为首的大弟子立言冲着姜蝉拱手:“萧大侠,我们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将秦家人带过来了,您应允的解药……”
    姜蝉轻笑:“我早就说了,我不是滥杀无辜的人,之前给你们服下的断肠丸是补气丸,你们自己可以查探,你们的身体有潜藏的毒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