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又上热搜了 > 140反击,入狱
    “江先生,您难道没告诉诸位,您和我母亲早在十几年前就离婚了?而且离婚的原因是你婚内出轨,而且还有了一个比我还大的女儿,也就是坐在这里的江芮!”姜绾浅声道,目光带着诡异。
    一石激起千层浪,如果说刚刚江敬父女的你唱我和已经让记者和网友们觉得三观震动,那么现在姜绾的话就是让他们都要怀疑人生了。
    记者们原先还同情江敬父女,可现在姜绾的话却让他们怀疑,江敬父女所说到底是真是假,为何要隐瞒这样重要的事。
    江芮脸色带着慌张,她瞧着记者们的目光,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下不来台,只能把求救的目光看向父亲。
    姜绾的出现也好,还是姜绾说出这样的话来,都未能让江敬露出任何马脚,他既然打算在大众面前抹黑姜绾,自然也预料到姜绾的这个表现。
    “当年的事情我的确做错了,但我和你母亲性格不合,感情不睦,婚姻早就名存实亡,这点我很抱歉!”江敬说着,还朝着姜绾道歉。
    不得不说,江敬这招的确高,已经发生的事情他不会去否认,毕竟只要有心人一调查就能查出当年的事。但江敬不仅大方承认,还向姜绾道歉,这让众人觉得父母的确有过错,但孩子却不能一直埋怨父母。
    “抱歉的话就不必了,如果真的觉得抱歉,为何这么多年从未来看过自己?如今出了事,却要把判给女方的女儿扯出来?”姜绾的嘴角是冰冷的弧度,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冷“生我的是我的母亲,养我的是我的母亲,请问,您在哪里?”
    姜绾的话让众人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网上已经有声音开始支持姜绾。毕竟江敬出轨是真,这么多年不闻不问是真,大家都不是大善人,凭什么要以德报怨。
    江敬没想到姜绾如今这般伶牙俐齿,他还记得姜舒并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说到底,还是他从未了解过这个女儿。
    “你是我的女儿,我能不想去看你吗,只是你母亲并不愿意看到我,也不允许我看你,我好几次都偷偷去学校看你放学!”江敬极力想要解释,这话听着也颇为心酸。
    可姜绾丝毫不买账,她几乎在江敬话音刚落就接了话。
    “那你知道我小学初中高中在哪个学校读书吗,你知道我今年多大吗,你知道我的生日是哪天吗?来,只要你能说出一个,我就信你!”姜绾说着,朝江敬伸出手,目光里都是嘲讽。
    江敬哑口无言,他当初娶姜舒就是为了钱,离婚后过的逍遥自在,哪里去关注这个女儿。
    江敬的哑口无言落在众人眼里,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刚刚多同情江敬,现在就多厌恶江敬。
    江芮坐在一旁,她看着众人一开始对姜绾的唾弃到现在的赞同,她慌了。她好不容易才将姜绾从高处拉下来,她要让姜绾和自己一样,过着如同老鼠一样的生活,她再也受不了自己像个交际花一样流转在一个个男人中间,而姜绾却如同众星捧月的公主般。
    江芮朝着姜绾吼道“不论怎样,他都是你父亲,你现在是见死不救吗?”
    瞧瞧,这就是人性,不论江敬对她如何,只要江敬是她父亲,旁人就有任何理由来攻击她。
    “父亲?他是你的父亲,不是我的父亲,你是小三的孩子,可在记者面前称呼我为妹妹,你安的是什么心?”姜绾说着,拿出一个窃听器,朝着众人说道“你们都说他是我的父亲,那让你们听听,这是怎样的一个父亲!”
    窃听器打开,就听见里面江敬清晰的声音“这件事也不是不能解决,只要你给我一笔钱,我明天就在记者们面前为你澄清,到时候你的名誉恢复,你一点也不会受到影响!”
    听着里面江敬如同吸血鬼的声音,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看来一切都是江敬的计划,为的就是敲诈姜绾。
    江敬怎么也没料到姜绾竟然还留了后手,他知道一切都晚了,他大张旗鼓的抹黑姜绾,如今在这些话面前都成了笑话。
    多日的不如意让江敬通红着眼,直接就扬起手朝姜绾扇巴掌,而姜绾坐在那里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身后的保镖已经快速上前,直接推开江敬,若不是这么多记者在,江敬也许都要挨拳脚。
    “太可怕了,江敬是有家暴倾向吧?看他刚刚要打姜绾的样子,我隔着屏幕都害怕!”
    “还好姜绾带保镖了,这样不负责任的父亲,干嘛为他还债,请不要道德绑架!”
    “喜欢姜绾这么久,她从未让我们失望,真的很庆幸我们喜欢上这样一个美好的女生!”
    “不生不养,现在却来要钱,江敬脸怎么那样大呢?”
    “我现在发现江芮就是个绿茶婊,瞧这茶言茶语的,她厉害她还债不就行了!”
    “江敬这是在敲诈勒索吧,能不能告他,看的我真的想去弄死他!”
    “我们家姜绾真的很可怜,从小没有父爱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有这样奇葩的父亲来诬陷,要是我怕是早就崩溃了!”
    评论里都是对姜绾的心疼,而此时姜绾瞧着如同丧家之犬的江敬,心里想着,这就有些崩溃了,不,这还没完呢。
    酒店外响起警车轰鸣声,不过一会就看到一群身穿警服的警察闯入大厅。记者们面面相觑,都以为姜绾是真的用敲诈勒索告了江敬,若真的如此,那么姜绾还真是心狠。
    “你好,我们是陆城刑警!”警察拿出自己的证件,朝着江敬说道“江敬,你涉嫌一起一年前杀害前期姜舒的案子,请你随我们回警局调查!”
    此言一出,记者们更是连忙开始拍照,众人原本以为只是娱乐圈的丑闻,如今竟然还牵扯出一桩杀人案,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江敬慌了,他想要挣扎想要逃跑甚至想要解释,可警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给江敬带上手铐直接给带走。
    “你好,江小姐是吗?姜舒是你母亲对吧,还请你随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警察面对姜绾客气很多,谁能想到这个小姑娘不仅仅被父亲抛弃陷害,如今连唯一的母亲都被父亲杀害,想想就让人发指。
    姜绾点点头,她看着江敬被扭送着拖出去,心里诡异的平静,或许是这一天等的太久了,等真的看到这一幕,姜绾甚至还能如此冷静。
    记者们蜂蛹跑出大厅,跟着警察,他们要蹲守在警局外,拿到第一手资料,这一定大火。
    直播在姜绾走出大厅就已经结束,可哪怕直播结束,但因为此事网上却掀起一阵巨浪,头条前三都是关于姜绾的。
    “心疼姜绾!”“亲父竟然是杀人犯!”“最无辜的小仙女!”
    这场直播本就有很多人观看,更何况有人已经录了下来,有心人可以在网上随意的看到姜绾是怎么被抹黑怎么被诬陷。
    姜绾的微博下面齐刷刷都是心疼的声音,还有道歉的声音,曾经网友们骂的多凶残,如今道歉的就有多诚恳。
    “她从未让我们失望过,她从始至终都是我们心中的小仙女!”
    “为何我看了直播好想哭,那个总是浅笑纯白的姜绾,竟然遭遇这么多不公!”
    “当初她失去相依为命的母亲该有多难过,如今知道陷害的父亲是杀人犯,又该有多无助!”
    “从没有一个明星,能让我如此心疼,今后我就是梨花中的一员,任何欺负姜绾的,我都不会放过!”
    “这世间太黑,她的纯白却成了过错!”
    “希望可以尽快将人绳之以法,也希望姜绾可以尽快走出来,梨花们一直都在等着你!”
    网上的声音姜绾此时并不知道,她已经随着警察们来到警局,因为她只是协助调查,而且警察们大多知道她被如何诬陷,一个两个对她都很客气照顾。
    姜绾坐在警局的休息室内,面前摆着一位女警员刚买的奶茶,还有一桌子的零食,甚至时不时就有警察进来看看姜绾,生怕她会哭鼻子。
    而此时的江敬就没这待遇,他被押进审讯室,刺眼的灯光朝着江敬,双手被束缚,江敬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
    “江敬,xx年xx月xx日,你是否策划杀害前期姜舒,在她的车子里动了手脚?以至于让刹车失灵,姜舒车祸过世?”警察狠狠的拍了桌面,厉声询问。
    “没有,我没有!”江敬连忙矢口否认,他此时脑子里一团乱麻,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明明这事不该有人知道,难不成是余黎做的,不,余黎没那个胆子,那到底是谁。
    “没有,那你听听!”警察看着江敬的目光如同看着一团脏污,杀人犯他们见过不少,可像是江敬这样不仅仅杀人还诬陷女儿的,倒是第一个,简直是让人闻所未闻。
    只见警察拿出手机,里面是江敬的声音“那姜舒啊,是我杀的,公司处境艰难,我求她帮忙,可她连看都不肯看我一眼。所以,我就在她车子上动了手脚,只要她死了,我控制姜绾拿到股权还不是轻而易举,可惜啊可惜,姜绾那贱人竟然和她妈一个样,油盐不进...”
    手机里还有很多话,都证实江敬的确杀了人,警察关上手机,脸色严肃“我们已经找到当年发声事故的车子,也在上面发现你的指纹,人证物证齐全,你还有什么可否认的?”
    江敬如同傻了一样呆坐在那,警察说什么他听不见,他脑海中都是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江敬记得,这话他只对一个人说过,那就是许瑶,可事到如今,江敬还是不能确定,是许瑶揭发了自己。
    警察询问很久,江敬不回答也不认罪,警察只能先将他带下去,但不论江敬认不认罪,这都是铁打的证据,容不得他辩驳。
    警察们很温柔的询问了姜绾一些问题,其实就是走个过场,毕竟姜绾是个受害者,也是个无辜者。
    姜绾坐在那,警察问什么都很配合,她一概不知,其实也不算撒谎,上辈子的姜绾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好了,谢谢姜小姐你的配合!如果有什么需要,还要麻烦姜小姐跑一趟!”警察站起身来,和姜绾握了下手。
    姜绾点点头“我明白的!”
    警察瞧着姜绾身姿纤细,明明是那样一个如同百合花一样的女孩,却接连遭受这么多事,警察难免动了恻隐之心,在姜绾身后说道“加油!”
    姜绾侧过半张无暇面容来,嘴角带着几分释然“嗯,加油!”
    于筱一直都陪在姜绾身边,此时她扶着姜绾,凑到姜绾耳边说道“外面有很多记者,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回应!”
    姜绾点点头,随着于筱刚走出警局,一阵耀眼的闪光灯使劲对着姜绾狂拍,若不是因为外面早就有盛世雇来的保镖护着,他们定是要和上次一样要将姜绾给围起来。
    “姜绾,看这里!看这里!”
    “姜绾,对于你父亲杀害你母亲这件事,你是否知情?”
    “姜绾,请问你是否会原谅你父亲?警察是已经定罪了吗?”
    “姜绾,请你出来回应下!”
    记者们七嘴八舌的朝姜绾喊道,他们不会去考虑姜绾是个女孩子,更不会考虑姜绾这几天经历了什么,甚至不去想此时姜绾内心该有多惶恐,他们只知道娱乐消息,只需要业绩。
    姜绾被于筱挡着,那些嘈杂的声音传入耳中,而姜绾脚步没有丝毫迟缓,直接上了车。
    车门一关,不论是闪光灯还是那些声音都被隔绝在外,姜绾还没松口气,整个人已经被揽入一个带着冷香的怀抱中。
    无需去抬头看,更不用去询问,姜绾就知道抱着自己的人是谁。若是平时姜绾定是要推开元羲,拉开两人的距离,可此时她真的有些累了,绷紧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整个人十分无力,甚至有些不安。
    姜绾软了身子将整个人缩进元羲的怀中,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这样一个怀抱,给了姜绾足够的安全感,这个怀抱就像是姜绾可以栖息的港湾。
    “都过去了!”一声叹息在姜绾耳边响起,而她埋在元羲怀中的眼角,悄无声息的落下一滴泪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