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王子的赤字国家重生术 > 第一章 对了,统一吧
    起源要追溯到遥远的过去。
    契机是某个男子踏上了旅途。
    男子所属的部族饱受迫害,被当作奴隶对待。
    同胞们不被允许拥有荣耀和文化,救赎即不存在于今生,也不存在于来世,只是就这么死去。他们寻求救赎的叹息声传不到任何角落,回应他们的唯有统治者的嘲笑。
    统治者挥舞着鞭子,如此说道:“对你们这些奴隶来说根本不存在什么神明。遭受折磨、虐待,被榨干所有价值便是你等的命运。”
    大多数同胞忍受着嘲笑。因为不管如何反驳,没有人救赎他们的事实也不会改变。他们明明忍受住了试练和不讲理的现实,神明却依旧没有伸出援手。因此只好承认,神明并不爱他们。
    但是,只有这名男子不同。
    在这片广阔的大陆上,一定在某处地方有救赎他们的神明。神明只是没有听见我们的声音──他如此相信。
    「我会找出来的。哪怕花上数年、数十年,我也要找到救赎我等弗拉姆人的神明」
    就这样,男子踏上了寻找神明的旅途。
    名字早已失传、被后世称为始祖的这名男子,据说有着烈焰般的红发以及漂亮的赤色瞳孔。
    ◆◇◆
    「──嗯,这就是建立了弗拉姆人王国的男人」
    暖炉中摇曳的火光照亮了单手捧书的少年,他如此讲述道。
    他是纳特拉王国王太子,维恩?萨雷玛?艾尔巴雷斯特。
    和窗外无声飘荡的雪花形成对比,他坐在暖炉旁,周围显得十分温暖。
    「寻找神明……真的做了这种事吗?」
    提出疑问的是和维恩一同围坐在暖炉旁的少女。其名为芙兰亚?艾露可?艾尔巴雷斯特,维恩的亲妹妹,纳特拉王国的王女。
    兄妹两人如今交流着某个部族的历史。
    数百年前的弗拉姆人的历史。
    「根据纳特拉保管着的史籍来看,的确如此。当然了,已经是数百年前的故事了。要把握过去的人当时的真实心境,难免有些困难」
    维恩的言外之意是指,即便如此也不能小觑史籍的准确性。
    「那么王兄,那位始祖在哪发现了神明呢?」
    维恩没有明确地回答她的疑问,只是继续开口。
    「传闻始祖踏遍大陆,一听到神明的消息便奔赴彼地。甚至还造访了常人所不能踏足的神圣场所,不顾周围一切、毫不犹豫地去寻找线索。拜此所赐,始祖被诸多神明的信徒盯上了性命」
    「说明始祖很拼命呢」
    始祖不顾自身安危寻找着神明。正如字面意思,踏遍了天涯海角寻找神明。一切皆是为了给深陷痛苦之中的友人、伙伴、心爱之人以心灵的安宁,聊以微不足道的慰藉。
    「然而,他的愿望并没有实现」
    「诶」
    芙兰亚瞪大双眼。
    「当时的那个时代要比现在更加笃信神明以及灵魂的存在。森林、河流、山、海……从原始的精灵信仰及至以主神为核心的多神教,存在着多种多样的信仰。在这样的背景下,恐怕最先发现的人便是始祖吧。──发现神明并不存在,并确信了这一点」
    踏遍大陆各地,在被人盯上性命的情况下耗费漫长的年月达成了周游大陆一周的伟绩──然而,始祖却未能找到能庇护弗拉姆人的神明。
    不,不仅如此。由于太过渴求神明,始祖在找寻其神秘真身的过程中,情非所愿地确信了一件事:这片大陆上信仰的诸多神明皆是被虚构出来的存在。
    「没能找到神明……但是,那个人建立了弗拉姆人的王国不是吗?」
    「没错。始祖曾心灰意冷过,但也因此想到了某个恶魔般的主意。是的,既然所有神明皆为虚构,那么,捏造出一个有益于弗拉姆人的神明不就好了」
    维恩咧嘴一笑。
    「就这样,始祖创造出了。──大陆最初的,唯一神」
    ◆◇◆
    原德鲁尼奥王国宰相,现担任芙兰亚王女家臣的希里吉斯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略微有些后悔。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但在房内没看到他在找的主君,还看到了不太想碰到的某个人物。
    「有什么事吗?希里吉斯卿」
    一名少女微微歪了歪头。她名叫妮妮姆?菈蕾。王太子的辅佐官,同时也是有着白发赤瞳的弗拉姆人。
    「……芙兰亚殿下在哪?」
    「在那个房间里」
    妮妮姆明确地给面色阴沉的希里吉斯指了指芙兰亚所在的隔壁房间。
    「不过王女殿下和维恩殿下如今聊得正欢」
    「唔……那我之后再来」
    希里吉斯转身打算离开,妮妮姆朝着他的背影开口道。
    「再过一会儿维恩殿下便会回去处理政务,不如在这里稍等一会吧?」
    很自然的提议,只不过希里吉斯小声说了一句。
    「……我还担心会影响到你的心情」
    「多虑了。我们侍奉的不都是纳特拉王家吗」
    「对我不抱有隔阂吗?」
    「要说抱有隔阂的,应该是希里吉斯卿吧?卿可是虔诚的列贝提亚教信徒」
    「…………」
    列贝提亚教是大陆西部的一大宗教。
    其教义明确地把弗拉姆人划分为受歧视人种。
    来到纳特拉,看到弗拉姆人理所当然地生活在这里,西侧出身的人难免不知所措。
    「……我过去的确盲目相信列贝提亚教。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希里吉斯抽出房间里的一把椅子,坐了上去。
    「原来如此,妮妮姆阁下说的没错。你我身为家臣,无需顾忌太多」
    希里吉斯不太高兴地把脸扭向一边,妮妮姆对此微微一笑。看到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少女如此游刃有余的态度,希里吉斯不甘示弱地寻找话题。
    「说起来,为何妮妮姆阁下不在殿下身旁?」
    他开口问起了一个无关紧张的问题。话虽如此,却也很是在意。身为护卫的妮妮姆总是陪着维恩一起行动。换作平常,应该会在房间内待命,而非在房间外等候。那么原因究竟为何。
    「因为话题的内容有关弗拉姆人的历史」
    妮妮姆如此回答。
    「如果我待在那里,有些内容就不方便讲了」
    「……弗拉姆人的历史吗」
    「感兴趣的话要我告诉你吗?」
    「不必」
    简短地回绝之后,希里吉斯回想起一直怀抱着的疑问。
    「对了,虽然不是有关弗拉姆人的事,但我的确有一事想问。……为何纳特拉的王族要在身旁安置弗拉姆人?」
    在西方人看来,纳特拉对待弗拉姆人的方式十分奇特。王族的贴身侍从代代重用弗拉姆人这一点尤其突出,这根本不符合西侧的常识。即便是在东侧,长期任用特定的部族也实属罕见。
    于是妮妮姆回应他的疑问。
    「直截了当地说,一切起因于百年前做出的约定」
    「约定是指?」
    「一百年前,名为菈蕾的男子为了摆脱迫害,率领弗拉姆人一族来到了纳特拉。他们向王家献出了自己掌握的知识和技术以换取庇护,当时的国王大受感动,任用菈蕾为辅佐」
    「虽说付出了代价,但把弗拉姆人安置到身旁,还真是位开明的国王」
    「纳特拉当时因为列贝提亚教颁布的契尔库鲁斯之令……在这一条例出来后,原来需要经由纳特拉环绕大陆一周的巡礼路线现在只需环绕大陆西部一周即视作完成,过路的人也随之减少。……换言之,任用弗拉姆人有着向西方报一箭之仇的含义」
    原来如此,听上去很合理,希里吉斯不禁苦笑。然而若只是这种程度的理由,那么和弗拉姆人的关系应该也会立刻结束。
    「正如你所想的那样,重要的是之后。菈蕾终其一生侍奉国王,而国王也尊重菈蕾及弗拉姆人。两人缔结了深厚的信赖关系,在晚年重新做了约定。──弗拉姆人的能力为王家所用,王家则以自身之品德回应弗拉姆人」
    仿佛像是孩童间的约定。
    两个当事人彼此的承诺有如一层薄冰,想要跨越世代代代相传下去简直就是妄想。约定很快就会被打破,任何人都是这么想的。或许,这两名当事人也这么想过。
    然而事实上,这两人的约定在百年后的现在仍作为惯例持续至今。
    「每一代王室和弗拉姆人都遵守了约定。想必背后付出了非比寻常的努力吧。其结果,王族任用我等弗拉姆人为辅佐成为了本国的惯例」
    「……不同国家有着不同国家的历史之奇
    (本章未完)
    妙啊」
    希里吉斯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之后说道。
    「侍奉在王族身旁的弗拉姆人,果然是从优秀之人当中选拔出来的吗?」
    「基本上是的。只不过那那吉是芙兰亚殿下亲自选中的,个中缘由有些特殊。至于我──」
    话说到一半,隔壁房门被人打开,维恩从中走出。
    「让你久等了,妮妮姆。……唔,希里吉斯也在啊」
    妮妮姆和希里吉斯立刻行臣子之礼。随后妮妮姆说道。
    「您已经谈完了吗?」
    「嗯,比我预想的要更花时间。──对了」
    芙兰亚突然从维恩的背后露出脸来。
    脸色看上去有些沉痛的芙兰亚一瞧见妮妮姆,便立刻跑到妮妮姆身边紧紧抱住她。
    「您、您这是怎么了?芙兰亚殿下」
    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妮妮姆发问道。
    于是芙兰亚从妮妮姆的肩头附近抬起脸,
    「……我不在乎过去的人做了什么哦」
    希里吉斯没能理解芙兰亚的话中之意。
    但是妮妮姆似乎听懂了,于是微微一笑。
    「殿下这番话,想必能让全弗拉姆人感到安心」
    芙兰亚抱着妮妮姆,妮妮姆则抚摸芙兰亚的头发,尽管人种不同,两人却形同姐妹。不由得感受到这两人所一同度过的时间以及因此建立起的亲密情谊。
    正想着这些的希里吉斯听到维恩向他搭话。
    「希里吉斯,是找我有事吗?」
    「并没有,臣只是有些事情想向芙兰亚殿下确认,关于今后的会谈预定」
    是这样啊,维恩点点头,
    「你再等会吧。她正在消化自己的感情」
    「遵命。臣知道了」
    恐怕是弗拉姆人的历史中有着冲击性的内容吧,希里吉斯如此想到。纵观大陆的历史,多多少少发生过一些惨事。王女芙兰亚终究还是个孩子,会因此动摇也是人之常情。
    (……是的,还只是个孩子)
    作为家臣侍奉芙兰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希里吉斯看来,芙兰亚有符合王族身份的器量。
    热情和求学之心自不用说,头脑也很灵活。认真地吸收教授给她的知识,同时还会自己动脑思考。虽然现在还不够成熟,有着软弱之处,但只要顺利成长起来,十年后定是位出色的执政者。
    可是,可是啊。
    即便有如此器量,也仍旧比不上她的兄长维恩。
    倘若比较这两人,一百人里的所有人都会给维恩打出更高的评价。
    (要改变这种状况十分困难)
    让芙兰亚王女成为纳特拉的国王。
    作为因维恩而垮台的原宰相,同时作为侍奉芙兰亚的一介家臣,希里吉斯想要实现这个目标。
    (不可以操之过急。然而不知道国王何时会把王位传给维恩王子,必须迅速而又不为人知地推进计划……)
    王子是否已经发现站在他身旁的男人正打算成为隐藏在他身边的毒药呢。不,王子如此贤明,恐怕早已察觉到了吧。
    但是王子什么都没说。是从容不迫吗,亦或是抱有其他打算。尽管脑中有许多猜测,但自己的目的始终只有一个。用尽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拥立芙兰亚成为国王。
    「……听闻王太子殿下不久后将动身前往国外」
    「是啊,去拜访乌路贝司联盟。关于这个国家,希里吉斯有什么知道的吗?」
    「臣去过几次。给人的印象……是个奇妙的国家」
    「噢。依你看来?」
    「不管是纳特拉王国还是德鲁尼奥王国,都有着该国所特有的文化、习俗。然而乌路贝司联盟的文化、习俗多到异常,并根深蒂固」
    「嗯……历史悠久倒是有所耳闻,不过,文化、习俗吗」
    脑中浮现出知晓不多的彼国轮廓,维恩小声呢喃。
    这时,终于冷静下来的芙兰亚开口道。
    「王兄是为了贸易一事前往乌路贝司联盟对吧?」
    「没错。因为之前的选圣会议极大地损害了我们和帕图拉的贸易关系。必须尽快填补上这个空缺」
    话虽如此,维恩继续说道。
    「对方的代表……选圣候阿加塔似乎并不只着眼于贸易。不知道交涉会演变成什么样」
    于是芙兰亚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说道。
    「……王兄,千万要小心。选圣会议那时也是一样,即便是普通的谈判,可谁都不知道实际会发生什么」
    今年秋天召开的选圣会议。在选圣会议期间引发的波澜直到现在也还影响着芙兰亚的内心。
    「安心吧芙兰亚,那样的事态再怎么说也不会接连发生的」
    维恩苦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发。
    「我不在的时候,就拜托芙兰亚好好加油了。希里吉斯也是,好好辅佐她」
    「我会加油的王兄!」
    「遵命。交给微臣吧」
    芙兰亚干劲十足地回应道。希里吉斯则深深地行过一礼。
    维恩微笑着看向两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数日之后,维恩率领使节团前往乌路贝司联盟。
    目送维恩一行离开的芙兰亚,事后如此叙述:
    ──这个冬天,在王兄前往的乌路贝司联盟发生了数起事件。
    在这个被后世称为“贤王大战”的时代,这些事件,或许正暗示了王兄他们将要迎来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