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的某一天,已经过了晚上七点。
    夏川亮尔在等一个人。
    在羽根之山的高级酒店,最上层的会议室,只为等待一位交涉对象。夏川集团总帅,不带秘书和部下一起商谈非常罕见。但是,如果是对方的意思,就不得不听从了。大概这就是,希望能够理解的不合理的理由吧——。
    香羽商会。
    那便是今天的商谈对象。
    虽然是羽根之山市最古老的经营者,企业规模却并不大。与进入日本前列的夏川集团根本没法比。但是,想要在这羽根之山市展开商业活动,就躲不掉香羽商会。
    ——真麻烦。那群地主。
    只不过继承了众多祖先的土地,就神气成这样。
    香羽商会的创业者一族的游井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对自己的商业才能自负的亮尔来说,正是最讨厌的对手。但是,他要进一步实现的大型度假村计划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入手游井家所有的土地。
    又不是欺骗。
    亮尔也觉得,对对方来说也是好事。
    完全没人出手的荒山,就能卖出破格的价格。能给出比夏川集团还好的条件的企业,可以说是绝对没有了。
    然而,游井家还是顽固不化。
    至今为止的交涉,全都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
    已经三年以上,都持续着胶着状态。顽固的先代当主·香士郎两年前去世的时候,还以为事态会好转。结果现当主却继承先代的意向,不肯松口。与豪毅的香士郎不同,香太郎是软弱的诺夫。然而,不对,正因为如此,才毫不退让地遵守先代决定的规范。
    占卜的结果,言传的内容。
    先代说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根据亮尔的姓名判断,因为这个名字五行属阴,所以不卖,莫名其妙的理由。真是不合理至极。因为这种理由顿挫大型商业什么的,亮尔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真是的。这次,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
    明明真凉那边都够让人头疼了。真是的,人世间的烦恼绵绵不绝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亮尔立刻把坏脾气藏在口袋里,露出商谈专用的微笑。熟练的变身,熟练的演技。就这一点看来,不愧是夏川真凉的父亲。
    然而,那微笑立刻就冻结了。
    出现的人,并不是游井香太郎。
    「初次见面」
    用绮丽的声音打招呼的是,年轻的少女。
    大概还是高中生,与真凉同年的年纪。带有清澈感的飘柔短发,中性美貌的持有者。如果不是穿着连衣裙,大概会认为是少年吧。
    面对呆住的亮尔,她报上姓名。
    「香士郎的孙女,香太郎的女儿,游井香」
    「香?」
    听到熟悉名字后,亮尔用眼光打量一番。
    「知道游井熏这个名字吗?好像是真凉桑的同班同学吧」
    「啊啊——」
    去年的夏天,在东京为真凉找季堂锐太谈话的时候,听说真那看上的男孩子的名字。好像就叫,熏。
    「我是那位熏的妹妹。与真那桑有几面之缘」
    「还真是还真是。女儿二人的友情呢」
    亮尔重新冷静下来,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于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令尊呢?」
    「父亲不会来。我代替他来商谈」
    「……你吗?不会吧」
    「有什么不满吗?」
    少女小声的笑了笑。
    「没什么奇怪的吧?真凉桑,还只是高中生就已经成为著名的制作人了不是吗」
    「呣……」
    确实年轻不能成为理由。亮尔五十岁以前,在实业界都还被议论年龄太年轻。
    「那么,你不会只是名义上代表令尊来的吧?」
    「并非名义代表」
    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
    「我的决定,等同于游井家次代当主的决定,请听好了」
    「……我想令尊还没到引退的年龄吧?」
    「不。父亲纯粹是代理人。已经决定在我成年的同时,我会成为当主」
    「那是,先代香士郎的遗嘱吗?」
    「誒誒。正是祖父定下的规矩。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他做决定」
    亮尔低下头。
    平常的话「怎么可能那么蠢」笑笑就过去了,但是游井家不同。至今为此的诸多不解、不合理堆积下来。
    不知为何,这位少女释放出未知的压力。
    明明还是女高中生,除自己的女儿以外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迟疑的话,委托书要过目吗?」
    「不,不用了」
    正要从包里取出文件的少女,亮尔制止了。
    「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交谈对彼此更有意义」
    「这下,满意了吧」
    少女的微笑。
    虽然美丽、可爱,但能感到是妖媚的笑容。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提案。我和你,两边的目的都能达成的绝妙提案哦」
    ◆
    二十分钟,听完少女的话。
    听完后,亮尔的心有种满足感,还有等量的疑惑感。
    「原来如此……。确实你说的对」
    亮尔注视着少女锐利的眼睛。
    「再次确认一下,香太郎能接受吗?」
    少女自信地点点头。
    「父亲与祖父不同,非常软弱呢。我只要强硬一点,他就不敢反对哦。不过是游井家的一座两座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确实如此呢」
    点头的瞬间,亮尔察觉到一丝维和感。刚才,少女说的是「僕」吗?虽然还没蠢到特地问出来……·。
    「还有一点,我能说说看吗?」
    「请讲」
    「对我来说是不错的提案。相信对贵社也是。……但是,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呢?特定跟我谈这种事的理由?这一点我不明白」
    少女用坚硬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惩罚”哦,为你的女儿所降下的惩罚」
    「真凉吗,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誒誒。非常残酷的事哦。——想听听看吗?」
    「……不了。还是不知道好」
    重新想了想,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真凉在这个国家的人际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平常的某一天,已经过了晚上七点。
    夏川亮尔在等一个人。
    在羽根之山的高级酒店,最上层的会议室,只为等待一位交涉对象。夏川集团总帅,不带秘书和部下一起商谈非常罕见。但是,如果是对方的意思,就不得不听从了。大概这就是,希望能够理解的不合理的理由吧——。
    香羽商会。
    那便是今天的商谈对象。
    虽然是羽根之山市最古老的经营者,企业规模却并不大。与进入日本前列的夏川集团根本没法比。但是,想要在这羽根之山市展开商业活动,就躲不掉香羽商会。
    ——真麻烦。那群地主。
    只不过继承了众多祖先的土地,就神气成这样。
    香羽商会的创业者一族的游井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对自己的商业才能自负的亮尔来说,正是最讨厌的对手。但是,他要进一步实现的大型度假村计划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入手游井家所有的土地。
    又不是欺骗。
    亮尔也觉得,对对方来说也是好事。
    完全没人出手的荒山,就能卖出破格的价格。能给出比夏川集团还好的条件的企业,可以说是绝对没有了。
    然而,游井家还是顽固不化。
    至今为止的交涉,全都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
    已经三年以上,都持续着胶着状态。顽固的先代当主·香士郎两年前去世的时候,还以为事态会好转。结果现当主却继承先代的意向,不肯松口。与豪毅的香士郎不同,香太郎是软弱的诺夫。然而,不对,正因为如此,才毫不退让地遵守先代决定的规范。
    占卜的结果,言传的内容。
    先代说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根据亮尔的姓名判断,因为这个名字五行属阴,所以不卖,莫名其妙的理由。真是不合理至极。因为这种理由顿挫大型商业什么的,亮尔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真是的。这次,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
    明明真凉那边都够让人头疼了。真是的,人世间的烦恼绵绵不绝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亮尔立刻把坏脾气藏在口袋里,露出商谈专用的微笑。熟练的变身,熟练的演技。就这一点看来,不愧是夏川真凉的父亲。
    然而,那微笑立刻就冻结了。
    出现的人,并不是游井香太郎。
    「初次见面」
    用绮丽的声音打招呼的是,年轻的少女。
    大概还是高中生,与真凉同年的年纪。带有清澈感的飘柔短发,中性美貌的持有者。如果不是穿着连衣裙,大概会认为是少年吧。
    面对呆住的亮尔,她报上姓名。
    「香士郎的孙女,香太郎的女儿,游井香」
    「香?」
    听到熟悉名字后,亮尔用眼光打量一番。
    「知道游井熏这个名字吗?好像是真凉桑的同班同学吧」
    「啊啊——」
    去年的夏天,在东京为真凉找季堂锐太谈话的时候,听说真那看上的男孩子的名字。好像就叫,熏。
    「我是那位熏的妹妹。与真那桑有几面之缘」
    「还真是还真是。女儿二人的友情呢」
    亮尔重新冷静下来,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于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令尊呢?」
    「父亲不会来。我代替他来商谈」
    「……你吗?不会吧」
    「有什么不满吗?」
    少女小声的笑了笑。
    「没什么奇怪的吧?真凉桑,还只是高中生就已经成为著名的制作人了不是吗」
    「呣……」
    确实年轻不能成为理由。亮尔五十岁以前,在实业界都还被议论年龄太年轻。
    「那么,你不会只是名义上代表令尊来的吧?」
    「并非名义代表」
    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
    「我的决定,等同于游井家次代当主的决定,请听好了」
    「……我想令尊还没到引退的年龄吧?」
    「不。父亲纯粹是代理人。已经决定在我成年的同时,我会成为当主」
    「那是,先代香士郎的遗嘱吗?」
    「誒誒。正是祖父定下的规矩。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他做决定」
    亮尔低下头。
    平常的话「怎么可能那么蠢」笑笑就过去了,但是游井家不同。至今为此的诸多不解、不合理堆积下来。
    不知为何,这位少女释放出未知的压力。
    明明还是女高中生,除自己的女儿以外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迟疑的话,委托书要过目吗?」
    「不,不用了」
    正要从包里取出文件的少女,亮尔制止了。
    「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交谈对彼此更有意义」
    「这下,满意了吧」
    少女的微笑。
    虽然美丽、可爱,但能感到是妖媚的笑容。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提案。我和你,两边的目的都能达成的绝妙提案哦」
    ◆
    二十分钟,听完少女的话。
    听完后,亮尔的心有种满足感,还有等量的疑惑感。
    「原来如此……。确实你说的对」
    亮尔注视着少女锐利的眼睛。
    「再次确认一下,香太郎能接受吗?」
    少女自信地点点头。
    「父亲与祖父不同,非常软弱呢。我只要强硬一点,他就不敢反对哦。不过是游井家的一座两座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确实如此呢」
    点头的瞬间,亮尔察觉到一丝维和感。刚才,少女说的是「僕」吗?虽然还没蠢到特地问出来……·。
    「还有一点,我能说说看吗?」
    「请讲」
    「对我来说是不错的提案。相信对贵社也是。……但是,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呢?特定跟我谈这种事的理由?这一点我不明白」
    少女用坚硬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惩罚”哦,为你的女儿所降下的惩罚」
    「真凉吗,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誒誒。非常残酷的事哦。——想听听看吗?」
    「……不了。还是不知道好」
    重新想了想,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真凉在这个国家的人际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平常的某一天,已经过了晚上七点。
    夏川亮尔在等一个人。
    在羽根之山的高级酒店,最上层的会议室,只为等待一位交涉对象。夏川集团总帅,不带秘书和部下一起商谈非常罕见。但是,如果是对方的意思,就不得不听从了。大概这就是,希望能够理解的不合理的理由吧——。
    香羽商会。
    那便是今天的商谈对象。
    虽然是羽根之山市最古老的经营者,企业规模却并不大。与进入日本前列的夏川集团根本没法比。但是,想要在这羽根之山市展开商业活动,就躲不掉香羽商会。
    ——真麻烦。那群地主。
    只不过继承了众多祖先的土地,就神气成这样。
    香羽商会的创业者一族的游井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对自己的商业才能自负的亮尔来说,正是最讨厌的对手。但是,他要进一步实现的大型度假村计划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入手游井家所有的土地。
    又不是欺骗。
    亮尔也觉得,对对方来说也是好事。
    完全没人出手的荒山,就能卖出破格的价格。能给出比夏川集团还好的条件的企业,可以说是绝对没有了。
    然而,游井家还是顽固不化。
    至今为止的交涉,全都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
    已经三年以上,都持续着胶着状态。顽固的先代当主·香士郎两年前去世的时候,还以为事态会好转。结果现当主却继承先代的意向,不肯松口。与豪毅的香士郎不同,香太郎是软弱的诺夫。然而,不对,正因为如此,才毫不退让地遵守先代决定的规范。
    占卜的结果,言传的内容。
    先代说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根据亮尔的姓名判断,因为这个名字五行属阴,所以不卖,莫名其妙的理由。真是不合理至极。因为这种理由顿挫大型商业什么的,亮尔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真是的。这次,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
    明明真凉那边都够让人头疼了。真是的,人世间的烦恼绵绵不绝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亮尔立刻把坏脾气藏在口袋里,露出商谈专用的微笑。熟练的变身,熟练的演技。就这一点看来,不愧是夏川真凉的父亲。
    然而,那微笑立刻就冻结了。
    出现的人,并不是游井香太郎。
    「初次见面」
    用绮丽的声音打招呼的是,年轻的少女。
    大概还是高中生,与真凉同年的年纪。带有清澈感的飘柔短发,中性美貌的持有者。如果不是穿着连衣裙,大概会认为是少年吧。
    面对呆住的亮尔,她报上姓名。
    「香士郎的孙女,香太郎的女儿,游井香」
    「香?」
    听到熟悉名字后,亮尔用眼光打量一番。
    「知道游井熏这个名字吗?好像是真凉桑的同班同学吧」
    「啊啊——」
    去年的夏天,在东京为真凉找季堂锐太谈话的时候,听说真那看上的男孩子的名字。好像就叫,熏。
    「我是那位熏的妹妹。与真那桑有几面之缘」
    「还真是还真是。女儿二人的友情呢」
    亮尔重新冷静下来,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于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令尊呢?」
    「父亲不会来。我代替他来商谈」
    「……你吗?不会吧」
    「有什么不满吗?」
    少女小声的笑了笑。
    「没什么奇怪的吧?真凉桑,还只是高中生就已经成为著名的制作人了不是吗」
    「呣……」
    确实年轻不能成为理由。亮尔五十岁以前,在实业界都还被议论年龄太年轻。
    「那么,你不会只是名义上代表令尊来的吧?」
    「并非名义代表」
    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
    「我的决定,等同于游井家次代当主的决定,请听好了」
    「……我想令尊还没到引退的年龄吧?」
    「不。父亲纯粹是代理人。已经决定在我成年的同时,我会成为当主」
    「那是,先代香士郎的遗嘱吗?」
    「誒誒。正是祖父定下的规矩。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他做决定」
    亮尔低下头。
    平常的话「怎么可能那么蠢」笑笑就过去了,但是游井家不同。至今为此的诸多不解、不合理堆积下来。
    不知为何,这位少女释放出未知的压力。
    明明还是女高中生,除自己的女儿以外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迟疑的话,委托书要过目吗?」
    「不,不用了」
    正要从包里取出文件的少女,亮尔制止了。
    「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交谈对彼此更有意义」
    「这下,满意了吧」
    少女的微笑。
    虽然美丽、可爱,但能感到是妖媚的笑容。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提案。我和你,两边的目的都能达成的绝妙提案哦」
    ◆
    二十分钟,听完少女的话。
    听完后,亮尔的心有种满足感,还有等量的疑惑感。
    「原来如此……。确实你说的对」
    亮尔注视着少女锐利的眼睛。
    「再次确认一下,香太郎能接受吗?」
    少女自信地点点头。
    「父亲与祖父不同,非常软弱呢。我只要强硬一点,他就不敢反对哦。不过是游井家的一座两座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确实如此呢」
    点头的瞬间,亮尔察觉到一丝维和感。刚才,少女说的是「僕」吗?虽然还没蠢到特地问出来……·。
    「还有一点,我能说说看吗?」
    「请讲」
    「对我来说是不错的提案。相信对贵社也是。……但是,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呢?特定跟我谈这种事的理由?这一点我不明白」
    少女用坚硬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惩罚”哦,为你的女儿所降下的惩罚」
    「真凉吗,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誒誒。非常残酷的事哦。——想听听看吗?」
    「……不了。还是不知道好」
    重新想了想,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真凉在这个国家的人际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平常的某一天,已经过了晚上七点。
    夏川亮尔在等一个人。
    在羽根之山的高级酒店,最上层的会议室,只为等待一位交涉对象。夏川集团总帅,不带秘书和部下一起商谈非常罕见。但是,如果是对方的意思,就不得不听从了。大概这就是,希望能够理解的不合理的理由吧——。
    香羽商会。
    那便是今天的商谈对象。
    虽然是羽根之山市最古老的经营者,企业规模却并不大。与进入日本前列的夏川集团根本没法比。但是,想要在这羽根之山市展开商业活动,就躲不掉香羽商会。
    ——真麻烦。那群地主。
    只不过继承了众多祖先的土地,就神气成这样。
    香羽商会的创业者一族的游井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对自己的商业才能自负的亮尔来说,正是最讨厌的对手。但是,他要进一步实现的大型度假村计划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入手游井家所有的土地。
    又不是欺骗。
    亮尔也觉得,对对方来说也是好事。
    完全没人出手的荒山,就能卖出破格的价格。能给出比夏川集团还好的条件的企业,可以说是绝对没有了。
    然而,游井家还是顽固不化。
    至今为止的交涉,全都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
    已经三年以上,都持续着胶着状态。顽固的先代当主·香士郎两年前去世的时候,还以为事态会好转。结果现当主却继承先代的意向,不肯松口。与豪毅的香士郎不同,香太郎是软弱的诺夫。然而,不对,正因为如此,才毫不退让地遵守先代决定的规范。
    占卜的结果,言传的内容。
    先代说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根据亮尔的姓名判断,因为这个名字五行属阴,所以不卖,莫名其妙的理由。真是不合理至极。因为这种理由顿挫大型商业什么的,亮尔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真是的。这次,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
    明明真凉那边都够让人头疼了。真是的,人世间的烦恼绵绵不绝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亮尔立刻把坏脾气藏在口袋里,露出商谈专用的微笑。熟练的变身,熟练的演技。就这一点看来,不愧是夏川真凉的父亲。
    然而,那微笑立刻就冻结了。
    出现的人,并不是游井香太郎。
    「初次见面」
    用绮丽的声音打招呼的是,年轻的少女。
    大概还是高中生,与真凉同年的年纪。带有清澈感的飘柔短发,中性美貌的持有者。如果不是穿着连衣裙,大概会认为是少年吧。
    面对呆住的亮尔,她报上姓名。
    「香士郎的孙女,香太郎的女儿,游井香」
    「香?」
    听到熟悉名字后,亮尔用眼光打量一番。
    「知道游井熏这个名字吗?好像是真凉桑的同班同学吧」
    「啊啊——」
    去年的夏天,在东京为真凉找季堂锐太谈话的时候,听说真那看上的男孩子的名字。好像就叫,熏。
    「我是那位熏的妹妹。与真那桑有几面之缘」
    「还真是还真是。女儿二人的友情呢」
    亮尔重新冷静下来,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于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令尊呢?」
    「父亲不会来。我代替他来商谈」
    「……你吗?不会吧」
    「有什么不满吗?」
    少女小声的笑了笑。
    「没什么奇怪的吧?真凉桑,还只是高中生就已经成为著名的制作人了不是吗」
    「呣……」
    确实年轻不能成为理由。亮尔五十岁以前,在实业界都还被议论年龄太年轻。
    「那么,你不会只是名义上代表令尊来的吧?」
    「并非名义代表」
    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
    「我的决定,等同于游井家次代当主的决定,请听好了」
    「……我想令尊还没到引退的年龄吧?」
    「不。父亲纯粹是代理人。已经决定在我成年的同时,我会成为当主」
    「那是,先代香士郎的遗嘱吗?」
    「誒誒。正是祖父定下的规矩。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他做决定」
    亮尔低下头。
    平常的话「怎么可能那么蠢」笑笑就过去了,但是游井家不同。至今为此的诸多不解、不合理堆积下来。
    不知为何,这位少女释放出未知的压力。
    明明还是女高中生,除自己的女儿以外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迟疑的话,委托书要过目吗?」
    「不,不用了」
    正要从包里取出文件的少女,亮尔制止了。
    「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交谈对彼此更有意义」
    「这下,满意了吧」
    少女的微笑。
    虽然美丽、可爱,但能感到是妖媚的笑容。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提案。我和你,两边的目的都能达成的绝妙提案哦」
    ◆
    二十分钟,听完少女的话。
    听完后,亮尔的心有种满足感,还有等量的疑惑感。
    「原来如此……。确实你说的对」
    亮尔注视着少女锐利的眼睛。
    「再次确认一下,香太郎能接受吗?」
    少女自信地点点头。
    「父亲与祖父不同,非常软弱呢。我只要强硬一点,他就不敢反对哦。不过是游井家的一座两座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确实如此呢」
    点头的瞬间,亮尔察觉到一丝维和感。刚才,少女说的是「僕」吗?虽然还没蠢到特地问出来……·。
    「还有一点,我能说说看吗?」
    「请讲」
    「对我来说是不错的提案。相信对贵社也是。……但是,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呢?特定跟我谈这种事的理由?这一点我不明白」
    少女用坚硬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惩罚”哦,为你的女儿所降下的惩罚」
    「真凉吗,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誒誒。非常残酷的事哦。——想听听看吗?」
    「……不了。还是不知道好」
    重新想了想,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真凉在这个国家的人际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平常的某一天,已经过了晚上七点。
    夏川亮尔在等一个人。
    在羽根之山的高级酒店,最上层的会议室,只为等待一位交涉对象。夏川集团总帅,不带秘书和部下一起商谈非常罕见。但是,如果是对方的意思,就不得不听从了。大概这就是,希望能够理解的不合理的理由吧——。
    香羽商会。
    那便是今天的商谈对象。
    虽然是羽根之山市最古老的经营者,企业规模却并不大。与进入日本前列的夏川集团根本没法比。但是,想要在这羽根之山市展开商业活动,就躲不掉香羽商会。
    ——真麻烦。那群地主。
    只不过继承了众多祖先的土地,就神气成这样。
    香羽商会的创业者一族的游井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对自己的商业才能自负的亮尔来说,正是最讨厌的对手。但是,他要进一步实现的大型度假村计划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入手游井家所有的土地。
    又不是欺骗。
    亮尔也觉得,对对方来说也是好事。
    完全没人出手的荒山,就能卖出破格的价格。能给出比夏川集团还好的条件的企业,可以说是绝对没有了。
    然而,游井家还是顽固不化。
    至今为止的交涉,全都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
    已经三年以上,都持续着胶着状态。顽固的先代当主·香士郎两年前去世的时候,还以为事态会好转。结果现当主却继承先代的意向,不肯松口。与豪毅的香士郎不同,香太郎是软弱的诺夫。然而,不对,正因为如此,才毫不退让地遵守先代决定的规范。
    占卜的结果,言传的内容。
    先代说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根据亮尔的姓名判断,因为这个名字五行属阴,所以不卖,莫名其妙的理由。真是不合理至极。因为这种理由顿挫大型商业什么的,亮尔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真是的。这次,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
    明明真凉那边都够让人头疼了。真是的,人世间的烦恼绵绵不绝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亮尔立刻把坏脾气藏在口袋里,露出商谈专用的微笑。熟练的变身,熟练的演技。就这一点看来,不愧是夏川真凉的父亲。
    然而,那微笑立刻就冻结了。
    出现的人,并不是游井香太郎。
    「初次见面」
    用绮丽的声音打招呼的是,年轻的少女。
    大概还是高中生,与真凉同年的年纪。带有清澈感的飘柔短发,中性美貌的持有者。如果不是穿着连衣裙,大概会认为是少年吧。
    面对呆住的亮尔,她报上姓名。
    「香士郎的孙女,香太郎的女儿,游井香」
    「香?」
    听到熟悉名字后,亮尔用眼光打量一番。
    「知道游井熏这个名字吗?好像是真凉桑的同班同学吧」
    「啊啊——」
    去年的夏天,在东京为真凉找季堂锐太谈话的时候,听说真那看上的男孩子的名字。好像就叫,熏。
    「我是那位熏的妹妹。与真那桑有几面之缘」
    「还真是还真是。女儿二人的友情呢」
    亮尔重新冷静下来,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于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令尊呢?」
    「父亲不会来。我代替他来商谈」
    「……你吗?不会吧」
    「有什么不满吗?」
    少女小声的笑了笑。
    「没什么奇怪的吧?真凉桑,还只是高中生就已经成为著名的制作人了不是吗」
    「呣……」
    确实年轻不能成为理由。亮尔五十岁以前,在实业界都还被议论年龄太年轻。
    「那么,你不会只是名义上代表令尊来的吧?」
    「并非名义代表」
    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
    「我的决定,等同于游井家次代当主的决定,请听好了」
    「……我想令尊还没到引退的年龄吧?」
    「不。父亲纯粹是代理人。已经决定在我成年的同时,我会成为当主」
    「那是,先代香士郎的遗嘱吗?」
    「誒誒。正是祖父定下的规矩。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他做决定」
    亮尔低下头。
    平常的话「怎么可能那么蠢」笑笑就过去了,但是游井家不同。至今为此的诸多不解、不合理堆积下来。
    不知为何,这位少女释放出未知的压力。
    明明还是女高中生,除自己的女儿以外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迟疑的话,委托书要过目吗?」
    「不,不用了」
    正要从包里取出文件的少女,亮尔制止了。
    「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交谈对彼此更有意义」
    「这下,满意了吧」
    少女的微笑。
    虽然美丽、可爱,但能感到是妖媚的笑容。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提案。我和你,两边的目的都能达成的绝妙提案哦」
    ◆
    二十分钟,听完少女的话。
    听完后,亮尔的心有种满足感,还有等量的疑惑感。
    「原来如此……。确实你说的对」
    亮尔注视着少女锐利的眼睛。
    「再次确认一下,香太郎能接受吗?」
    少女自信地点点头。
    「父亲与祖父不同,非常软弱呢。我只要强硬一点,他就不敢反对哦。不过是游井家的一座两座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确实如此呢」
    点头的瞬间,亮尔察觉到一丝维和感。刚才,少女说的是「僕」吗?虽然还没蠢到特地问出来……·。
    「还有一点,我能说说看吗?」
    「请讲」
    「对我来说是不错的提案。相信对贵社也是。……但是,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呢?特定跟我谈这种事的理由?这一点我不明白」
    少女用坚硬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惩罚”哦,为你的女儿所降下的惩罚」
    「真凉吗,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誒誒。非常残酷的事哦。——想听听看吗?」
    「……不了。还是不知道好」
    重新想了想,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真凉在这个国家的人际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平常的某一天,已经过了晚上七点。
    夏川亮尔在等一个人。
    在羽根之山的高级酒店,最上层的会议室,只为等待一位交涉对象。夏川集团总帅,不带秘书和部下一起商谈非常罕见。但是,如果是对方的意思,就不得不听从了。大概这就是,希望能够理解的不合理的理由吧——。
    香羽商会。
    那便是今天的商谈对象。
    虽然是羽根之山市最古老的经营者,企业规模却并不大。与进入日本前列的夏川集团根本没法比。但是,想要在这羽根之山市展开商业活动,就躲不掉香羽商会。
    ——真麻烦。那群地主。
    只不过继承了众多祖先的土地,就神气成这样。
    香羽商会的创业者一族的游井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对自己的商业才能自负的亮尔来说,正是最讨厌的对手。但是,他要进一步实现的大型度假村计划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入手游井家所有的土地。
    又不是欺骗。
    亮尔也觉得,对对方来说也是好事。
    完全没人出手的荒山,就能卖出破格的价格。能给出比夏川集团还好的条件的企业,可以说是绝对没有了。
    然而,游井家还是顽固不化。
    至今为止的交涉,全都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
    已经三年以上,都持续着胶着状态。顽固的先代当主·香士郎两年前去世的时候,还以为事态会好转。结果现当主却继承先代的意向,不肯松口。与豪毅的香士郎不同,香太郎是软弱的诺夫。然而,不对,正因为如此,才毫不退让地遵守先代决定的规范。
    占卜的结果,言传的内容。
    先代说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根据亮尔的姓名判断,因为这个名字五行属阴,所以不卖,莫名其妙的理由。真是不合理至极。因为这种理由顿挫大型商业什么的,亮尔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真是的。这次,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
    明明真凉那边都够让人头疼了。真是的,人世间的烦恼绵绵不绝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亮尔立刻把坏脾气藏在口袋里,露出商谈专用的微笑。熟练的变身,熟练的演技。就这一点看来,不愧是夏川真凉的父亲。
    然而,那微笑立刻就冻结了。
    出现的人,并不是游井香太郎。
    「初次见面」
    用绮丽的声音打招呼的是,年轻的少女。
    大概还是高中生,与真凉同年的年纪。带有清澈感的飘柔短发,中性美貌的持有者。如果不是穿着连衣裙,大概会认为是少年吧。
    面对呆住的亮尔,她报上姓名。
    「香士郎的孙女,香太郎的女儿,游井香」
    「香?」
    听到熟悉名字后,亮尔用眼光打量一番。
    「知道游井熏这个名字吗?好像是真凉桑的同班同学吧」
    「啊啊——」
    去年的夏天,在东京为真凉找季堂锐太谈话的时候,听说真那看上的男孩子的名字。好像就叫,熏。
    「我是那位熏的妹妹。与真那桑有几面之缘」
    「还真是还真是。女儿二人的友情呢」
    亮尔重新冷静下来,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于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令尊呢?」
    「父亲不会来。我代替他来商谈」
    「……你吗?不会吧」
    「有什么不满吗?」
    少女小声的笑了笑。
    「没什么奇怪的吧?真凉桑,还只是高中生就已经成为著名的制作人了不是吗」
    「呣……」
    确实年轻不能成为理由。亮尔五十岁以前,在实业界都还被议论年龄太年轻。
    「那么,你不会只是名义上代表令尊来的吧?」
    「并非名义代表」
    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
    「我的决定,等同于游井家次代当主的决定,请听好了」
    「……我想令尊还没到引退的年龄吧?」
    「不。父亲纯粹是代理人。已经决定在我成年的同时,我会成为当主」
    「那是,先代香士郎的遗嘱吗?」
    「誒誒。正是祖父定下的规矩。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他做决定」
    亮尔低下头。
    平常的话「怎么可能那么蠢」笑笑就过去了,但是游井家不同。至今为此的诸多不解、不合理堆积下来。
    不知为何,这位少女释放出未知的压力。
    明明还是女高中生,除自己的女儿以外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迟疑的话,委托书要过目吗?」
    「不,不用了」
    正要从包里取出文件的少女,亮尔制止了。
    「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交谈对彼此更有意义」
    「这下,满意了吧」
    少女的微笑。
    虽然美丽、可爱,但能感到是妖媚的笑容。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提案。我和你,两边的目的都能达成的绝妙提案哦」
    ◆
    二十分钟,听完少女的话。
    听完后,亮尔的心有种满足感,还有等量的疑惑感。
    「原来如此……。确实你说的对」
    亮尔注视着少女锐利的眼睛。
    「再次确认一下,香太郎能接受吗?」
    少女自信地点点头。
    「父亲与祖父不同,非常软弱呢。我只要强硬一点,他就不敢反对哦。不过是游井家的一座两座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确实如此呢」
    点头的瞬间,亮尔察觉到一丝维和感。刚才,少女说的是「僕」吗?虽然还没蠢到特地问出来……·。
    「还有一点,我能说说看吗?」
    「请讲」
    「对我来说是不错的提案。相信对贵社也是。……但是,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呢?特定跟我谈这种事的理由?这一点我不明白」
    少女用坚硬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惩罚”哦,为你的女儿所降下的惩罚」
    「真凉吗,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誒誒。非常残酷的事哦。——想听听看吗?」
    「……不了。还是不知道好」
    重新想了想,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真凉在这个国家的人际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平常的某一天,已经过了晚上七点。
    夏川亮尔在等一个人。
    在羽根之山的高级酒店,最上层的会议室,只为等待一位交涉对象。夏川集团总帅,不带秘书和部下一起商谈非常罕见。但是,如果是对方的意思,就不得不听从了。大概这就是,希望能够理解的不合理的理由吧——。
    香羽商会。
    那便是今天的商谈对象。
    虽然是羽根之山市最古老的经营者,企业规模却并不大。与进入日本前列的夏川集团根本没法比。但是,想要在这羽根之山市展开商业活动,就躲不掉香羽商会。
    ——真麻烦。那群地主。
    只不过继承了众多祖先的土地,就神气成这样。
    香羽商会的创业者一族的游井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对自己的商业才能自负的亮尔来说,正是最讨厌的对手。但是,他要进一步实现的大型度假村计划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入手游井家所有的土地。
    又不是欺骗。
    亮尔也觉得,对对方来说也是好事。
    完全没人出手的荒山,就能卖出破格的价格。能给出比夏川集团还好的条件的企业,可以说是绝对没有了。
    然而,游井家还是顽固不化。
    至今为止的交涉,全都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
    已经三年以上,都持续着胶着状态。顽固的先代当主·香士郎两年前去世的时候,还以为事态会好转。结果现当主却继承先代的意向,不肯松口。与豪毅的香士郎不同,香太郎是软弱的诺夫。然而,不对,正因为如此,才毫不退让地遵守先代决定的规范。
    占卜的结果,言传的内容。
    先代说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根据亮尔的姓名判断,因为这个名字五行属阴,所以不卖,莫名其妙的理由。真是不合理至极。因为这种理由顿挫大型商业什么的,亮尔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真是的。这次,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
    明明真凉那边都够让人头疼了。真是的,人世间的烦恼绵绵不绝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亮尔立刻把坏脾气藏在口袋里,露出商谈专用的微笑。熟练的变身,熟练的演技。就这一点看来,不愧是夏川真凉的父亲。
    然而,那微笑立刻就冻结了。
    出现的人,并不是游井香太郎。
    「初次见面」
    用绮丽的声音打招呼的是,年轻的少女。
    大概还是高中生,与真凉同年的年纪。带有清澈感的飘柔短发,中性美貌的持有者。如果不是穿着连衣裙,大概会认为是少年吧。
    面对呆住的亮尔,她报上姓名。
    「香士郎的孙女,香太郎的女儿,游井香」
    「香?」
    听到熟悉名字后,亮尔用眼光打量一番。
    「知道游井熏这个名字吗?好像是真凉桑的同班同学吧」
    「啊啊——」
    去年的夏天,在东京为真凉找季堂锐太谈话的时候,听说真那看上的男孩子的名字。好像就叫,熏。
    「我是那位熏的妹妹。与真那桑有几面之缘」
    「还真是还真是。女儿二人的友情呢」
    亮尔重新冷静下来,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于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令尊呢?」
    「父亲不会来。我代替他来商谈」
    「……你吗?不会吧」
    「有什么不满吗?」
    少女小声的笑了笑。
    「没什么奇怪的吧?真凉桑,还只是高中生就已经成为著名的制作人了不是吗」
    「呣……」
    确实年轻不能成为理由。亮尔五十岁以前,在实业界都还被议论年龄太年轻。
    「那么,你不会只是名义上代表令尊来的吧?」
    「并非名义代表」
    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
    「我的决定,等同于游井家次代当主的决定,请听好了」
    「……我想令尊还没到引退的年龄吧?」
    「不。父亲纯粹是代理人。已经决定在我成年的同时,我会成为当主」
    「那是,先代香士郎的遗嘱吗?」
    「誒誒。正是祖父定下的规矩。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他做决定」
    亮尔低下头。
    平常的话「怎么可能那么蠢」笑笑就过去了,但是游井家不同。至今为此的诸多不解、不合理堆积下来。
    不知为何,这位少女释放出未知的压力。
    明明还是女高中生,除自己的女儿以外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迟疑的话,委托书要过目吗?」
    「不,不用了」
    正要从包里取出文件的少女,亮尔制止了。
    「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交谈对彼此更有意义」
    「这下,满意了吧」
    少女的微笑。
    虽然美丽、可爱,但能感到是妖媚的笑容。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提案。我和你,两边的目的都能达成的绝妙提案哦」
    ◆
    二十分钟,听完少女的话。
    听完后,亮尔的心有种满足感,还有等量的疑惑感。
    「原来如此……。确实你说的对」
    亮尔注视着少女锐利的眼睛。
    「再次确认一下,香太郎能接受吗?」
    少女自信地点点头。
    「父亲与祖父不同,非常软弱呢。我只要强硬一点,他就不敢反对哦。不过是游井家的一座两座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确实如此呢」
    点头的瞬间,亮尔察觉到一丝维和感。刚才,少女说的是「僕」吗?虽然还没蠢到特地问出来……·。
    「还有一点,我能说说看吗?」
    「请讲」
    「对我来说是不错的提案。相信对贵社也是。……但是,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呢?特定跟我谈这种事的理由?这一点我不明白」
    少女用坚硬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惩罚”哦,为你的女儿所降下的惩罚」
    「真凉吗,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誒誒。非常残酷的事哦。——想听听看吗?」
    「……不了。还是不知道好」
    重新想了想,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真凉在这个国家的人际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平常的某一天,已经过了晚上七点。
    夏川亮尔在等一个人。
    在羽根之山的高级酒店,最上层的会议室,只为等待一位交涉对象。夏川集团总帅,不带秘书和部下一起商谈非常罕见。但是,如果是对方的意思,就不得不听从了。大概这就是,希望能够理解的不合理的理由吧——。
    香羽商会。
    那便是今天的商谈对象。
    虽然是羽根之山市最古老的经营者,企业规模却并不大。与进入日本前列的夏川集团根本没法比。但是,想要在这羽根之山市展开商业活动,就躲不掉香羽商会。
    ——真麻烦。那群地主。
    只不过继承了众多祖先的土地,就神气成这样。
    香羽商会的创业者一族的游井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对自己的商业才能自负的亮尔来说,正是最讨厌的对手。但是,他要进一步实现的大型度假村计划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入手游井家所有的土地。
    又不是欺骗。
    亮尔也觉得,对对方来说也是好事。
    完全没人出手的荒山,就能卖出破格的价格。能给出比夏川集团还好的条件的企业,可以说是绝对没有了。
    然而,游井家还是顽固不化。
    至今为止的交涉,全都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
    已经三年以上,都持续着胶着状态。顽固的先代当主·香士郎两年前去世的时候,还以为事态会好转。结果现当主却继承先代的意向,不肯松口。与豪毅的香士郎不同,香太郎是软弱的诺夫。然而,不对,正因为如此,才毫不退让地遵守先代决定的规范。
    占卜的结果,言传的内容。
    先代说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根据亮尔的姓名判断,因为这个名字五行属阴,所以不卖,莫名其妙的理由。真是不合理至极。因为这种理由顿挫大型商业什么的,亮尔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真是的。这次,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
    明明真凉那边都够让人头疼了。真是的,人世间的烦恼绵绵不绝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亮尔立刻把坏脾气藏在口袋里,露出商谈专用的微笑。熟练的变身,熟练的演技。就这一点看来,不愧是夏川真凉的父亲。
    然而,那微笑立刻就冻结了。
    出现的人,并不是游井香太郎。
    「初次见面」
    用绮丽的声音打招呼的是,年轻的少女。
    大概还是高中生,与真凉同年的年纪。带有清澈感的飘柔短发,中性美貌的持有者。如果不是穿着连衣裙,大概会认为是少年吧。
    面对呆住的亮尔,她报上姓名。
    「香士郎的孙女,香太郎的女儿,游井香」
    「香?」
    听到熟悉名字后,亮尔用眼光打量一番。
    「知道游井熏这个名字吗?好像是真凉桑的同班同学吧」
    「啊啊——」
    去年的夏天,在东京为真凉找季堂锐太谈话的时候,听说真那看上的男孩子的名字。好像就叫,熏。
    「我是那位熏的妹妹。与真那桑有几面之缘」
    「还真是还真是。女儿二人的友情呢」
    亮尔重新冷静下来,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于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令尊呢?」
    「父亲不会来。我代替他来商谈」
    「……你吗?不会吧」
    「有什么不满吗?」
    少女小声的笑了笑。
    「没什么奇怪的吧?真凉桑,还只是高中生就已经成为著名的制作人了不是吗」
    「呣……」
    确实年轻不能成为理由。亮尔五十岁以前,在实业界都还被议论年龄太年轻。
    「那么,你不会只是名义上代表令尊来的吧?」
    「并非名义代表」
    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
    「我的决定,等同于游井家次代当主的决定,请听好了」
    「……我想令尊还没到引退的年龄吧?」
    「不。父亲纯粹是代理人。已经决定在我成年的同时,我会成为当主」
    「那是,先代香士郎的遗嘱吗?」
    「誒誒。正是祖父定下的规矩。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他做决定」
    亮尔低下头。
    平常的话「怎么可能那么蠢」笑笑就过去了,但是游井家不同。至今为此的诸多不解、不合理堆积下来。
    不知为何,这位少女释放出未知的压力。
    明明还是女高中生,除自己的女儿以外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迟疑的话,委托书要过目吗?」
    「不,不用了」
    正要从包里取出文件的少女,亮尔制止了。
    「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交谈对彼此更有意义」
    「这下,满意了吧」
    少女的微笑。
    虽然美丽、可爱,但能感到是妖媚的笑容。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提案。我和你,两边的目的都能达成的绝妙提案哦」
    ◆
    二十分钟,听完少女的话。
    听完后,亮尔的心有种满足感,还有等量的疑惑感。
    「原来如此……。确实你说的对」
    亮尔注视着少女锐利的眼睛。
    「再次确认一下,香太郎能接受吗?」
    少女自信地点点头。
    「父亲与祖父不同,非常软弱呢。我只要强硬一点,他就不敢反对哦。不过是游井家的一座两座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确实如此呢」
    点头的瞬间,亮尔察觉到一丝维和感。刚才,少女说的是「僕」吗?虽然还没蠢到特地问出来……·。
    「还有一点,我能说说看吗?」
    「请讲」
    「对我来说是不错的提案。相信对贵社也是。……但是,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呢?特定跟我谈这种事的理由?这一点我不明白」
    少女用坚硬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惩罚”哦,为你的女儿所降下的惩罚」
    「真凉吗,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誒誒。非常残酷的事哦。——想听听看吗?」
    「……不了。还是不知道好」
    重新想了想,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真凉在这个国家的人际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平常的某一天,已经过了晚上七点。
    夏川亮尔在等一个人。
    在羽根之山的高级酒店,最上层的会议室,只为等待一位交涉对象。夏川集团总帅,不带秘书和部下一起商谈非常罕见。但是,如果是对方的意思,就不得不听从了。大概这就是,希望能够理解的不合理的理由吧——。
    香羽商会。
    那便是今天的商谈对象。
    虽然是羽根之山市最古老的经营者,企业规模却并不大。与进入日本前列的夏川集团根本没法比。但是,想要在这羽根之山市展开商业活动,就躲不掉香羽商会。
    ——真麻烦。那群地主。
    只不过继承了众多祖先的土地,就神气成这样。
    香羽商会的创业者一族的游井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对自己的商业才能自负的亮尔来说,正是最讨厌的对手。但是,他要进一步实现的大型度假村计划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入手游井家所有的土地。
    又不是欺骗。
    亮尔也觉得,对对方来说也是好事。
    完全没人出手的荒山,就能卖出破格的价格。能给出比夏川集团还好的条件的企业,可以说是绝对没有了。
    然而,游井家还是顽固不化。
    至今为止的交涉,全都以无法达成一致而告终。
    已经三年以上,都持续着胶着状态。顽固的先代当主·香士郎两年前去世的时候,还以为事态会好转。结果现当主却继承先代的意向,不肯松口。与豪毅的香士郎不同,香太郎是软弱的诺夫。然而,不对,正因为如此,才毫不退让地遵守先代决定的规范。
    占卜的结果,言传的内容。
    先代说什么,就永远是什么。
    根据亮尔的姓名判断,因为这个名字五行属阴,所以不卖,莫名其妙的理由。真是不合理至极。因为这种理由顿挫大型商业什么的,亮尔无法理解,也无法原谅。
    ——真是的。这次,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
    明明真凉那边都够让人头疼了。真是的,人世间的烦恼绵绵不绝啊。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亮尔立刻把坏脾气藏在口袋里,露出商谈专用的微笑。熟练的变身,熟练的演技。就这一点看来,不愧是夏川真凉的父亲。
    然而,那微笑立刻就冻结了。
    出现的人,并不是游井香太郎。
    「初次见面」
    用绮丽的声音打招呼的是,年轻的少女。
    大概还是高中生,与真凉同年的年纪。带有清澈感的飘柔短发,中性美貌的持有者。如果不是穿着连衣裙,大概会认为是少年吧。
    面对呆住的亮尔,她报上姓名。
    「香士郎的孙女,香太郎的女儿,游井香」
    「香?」
    听到熟悉名字后,亮尔用眼光打量一番。
    「知道游井熏这个名字吗?好像是真凉桑的同班同学吧」
    「啊啊——」
    去年的夏天,在东京为真凉找季堂锐太谈话的时候,听说真那看上的男孩子的名字。好像就叫,熏。
    「我是那位熏的妹妹。与真那桑有几面之缘」
    「还真是还真是。女儿二人的友情呢」
    亮尔重新冷静下来,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于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令尊呢?」
    「父亲不会来。我代替他来商谈」
    「……你吗?不会吧」
    「有什么不满吗?」
    少女小声的笑了笑。
    「没什么奇怪的吧?真凉桑,还只是高中生就已经成为著名的制作人了不是吗」
    「呣……」
    确实年轻不能成为理由。亮尔五十岁以前,在实业界都还被议论年龄太年轻。
    「那么,你不会只是名义上代表令尊来的吧?」
    「并非名义代表」
    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
    「我的决定,等同于游井家次代当主的决定,请听好了」
    「……我想令尊还没到引退的年龄吧?」
    「不。父亲纯粹是代理人。已经决定在我成年的同时,我会成为当主」
    「那是,先代香士郎的遗嘱吗?」
    「誒誒。正是祖父定下的规矩。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他做决定」
    亮尔低下头。
    平常的话「怎么可能那么蠢」笑笑就过去了,但是游井家不同。至今为此的诸多不解、不合理堆积下来。
    不知为何,这位少女释放出未知的压力。
    明明还是女高中生,除自己的女儿以外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迟疑的话,委托书要过目吗?」
    「不,不用了」
    正要从包里取出文件的少女,亮尔制止了。
    「对你的话有点兴趣。交谈对彼此更有意义」
    「这下,满意了吧」
    少女的微笑。
    虽然美丽、可爱,但能感到是妖媚的笑容。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提案。我和你,两边的目的都能达成的绝妙提案哦」
    ◆
    二十分钟,听完少女的话。
    听完后,亮尔的心有种满足感,还有等量的疑惑感。
    「原来如此……。确实你说的对」
    亮尔注视着少女锐利的眼睛。
    「再次确认一下,香太郎能接受吗?」
    少女自信地点点头。
    「父亲与祖父不同,非常软弱呢。我只要强硬一点,他就不敢反对哦。不过是游井家的一座两座山,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确实如此呢」
    点头的瞬间,亮尔察觉到一丝维和感。刚才,少女说的是「僕」吗?虽然还没蠢到特地问出来……·。
    「还有一点,我能说说看吗?」
    「请讲」
    「对我来说是不错的提案。相信对贵社也是。……但是,对你个人有什么好处呢?特定跟我谈这种事的理由?这一点我不明白」
    少女用坚硬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惩罚”哦,为你的女儿所降下的惩罚」
    「真凉吗,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誒誒。非常残酷的事哦。——想听听看吗?」
    「……不了。还是不知道好」
    重新想了想,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真凉在这个国家的人际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